霍家小说 > 都市小说 > 南风过境乱我心曲 > 第1214章 一群神经病(3)
    “那件事不重要。”

    白茶站在门口挡住他的去路,摘下帽子正色道,“老师,我申请调班,把我调普通班去吧。”

    “怎么又说这个事?”

    老班拧起眉,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道,“白茶,其实我真的很欣赏你的品质,你来我的班,我们就有一场师生的缘份,我们班的学习是紧张了些,但应景时不是说会给你补习么?我认为有他的帮助,你的成绩迟早能上去。”

    白茶看着眼前苦口婆心的男人,嗓子又噎了下,她极力地绷着情绪,一脸冷淡地道,“我没有见义勇为。”

    “什么?”

    江唐怔住。

    “其实开学那天,我只是无意帮了周纯熙一把,我压根没想过救她,是后来大家的掌声和赞扬太多,我虚荣了,就没站出来解释。”

    白茶站在他的办公桌前,语速飞快地道,“不过我现在想想,老班你对我这么好,同学们也对我这么好,我这样欺骗大家是不道德,所以请您给我一次自我赎罪的机会,调我去普通班吧,我可以将荣誉奖状还给学校。”

    “……”

    江唐被她说得彻底懵了,“这……你让我想想。”

    “好,那我明天一早来听您的答覆,我先走了。”

    白茶朝他低了低头,背起包干脆利落地转身离开。

    白茶没再回教室,而是换了一身便服,在一群人的指指点点下离开学校,去了一家ktv,包下一个私人的小包厢,点下一排的酒。

    音乐声嘈杂。

    灯光迷离。

    她拉开拉环,仰起头,整罐酒往喉咙里倒去。

    从家里一个人搬出去时,她沾上了酒。

    从此,她心里闷得发慌的时候就喜欢喝一点,不得不说,酒精麻痹人神经的那一刻真得很痛快。

    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管,死了也无所谓。

    喝完一罐,白茶将易拉罐攥得变形,而后往垃圾筒里一扔,继续去开第二罐,听着歌手撕心裂肺的吼声。

    她从沙发上滑下来,坐在地上。

    放在矮几上的手机震了震,这回不再是打个不停的电话,而是有消息传过来。

    白茶边喝边拿起手机,是凌宇从班级群里找到她的id,私聊她的一句语音。

    她点开后将手机扔到桌面上,继续喝酒。

    “白茶,你在哪呢?我听老班说你要调班,好好的调什么,我知道你难受,没事儿,来哥哥怀里,哥哥给你买好吃的。快回学校,女孩子一个人呆在外面很危险。”

    凌宇的声音在震耳欲聋的歌声中几乎被完全盖住。

    白茶本不想理会,可一分钟后,她还是关了音乐,将语音点开重新听一遍。

    里边有杂音,有周纯熙急得快哭出来的声音,“她能去哪啊?会不会想不开?你们去商业街找,我去东边找。”

    傻子。

    叫你一个人不要落单了,话都听不明白,活该你后面要出事。

    白茶用力地将易拉罐砸在桌面上,拿起手机发送文字。

    【你们别找了,我出来买点学习用品,晚点就回去。】

    凌宇还没回复,有两条语音消息却先后跳出来,是来自周纯熙和万程。

    白茶点开万程的语音。

    万程大概跑了很久,连说话都是气喘吁吁的,“白茶,被人笑两句没什么的,你看我,我爸爸打篮球,我叔叔打篮球,我好些个长辈都打篮球,那成绩一个比一个好,我从小做梦都都梦见自己在nba打球。但没办法,我个子不够高,弹跳爆发都不行,所以几个被重点培养的哥哥就笑话我,说篮球世家长了棵矮苗苗。”

    “……”

    “这样的话我从小到大我都不知道听过多少,可那又如何,我管他们怎么笑我,我就愿意打篮球,打不了nba,我以后就打一些娱乐的俱乐部咯。你也是,写不了传世巨作,那就写兴趣小说,想怎么写就怎么写,管别人放什么狗屁!”

    “……”

    白茶坐在地上,咬着易拉罐的边缘听着消息,睫毛颤了颤,又伸手点开周纯熙的语音。

    “记得小时候练舞的时候,老师经常说我身体不够软,说我做什么舞蹈动作都很僵,太丑了,我父母也让我放弃学跳舞,可他们越说我不行,我就越想证明自己。”

    “……”

    “白茶,我就是想和你说,别管别人说什么,最重要是自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回来好不好,你一个人在外面我真的很担心,我很害怕……”

    说到最后,周纯熙都带上了哭腔。

    烦死了小白菜。

    白茶拿起手机发送语音,对着手机道,“我晚点就回去,你们别再找了,再找我真不回了!”

    她的语气恶劣得像个巫婆。

    白茶嫌弃死自己,她把手机扔到一旁,再不理会有什么消息进来,拿起易拉罐想喝,一拉开拉环,闻着酒的味道,她突然间却不想喝了。

    一点都不想喝了。

    她坐在地上往后靠去,靠在沙发上,目光呆滞地看着前面,眼中没有焦距,一室的寂静几乎吞噬掉她的全部。

    包厢很小,可她的身影缩成一团,更加渺小。

    ……

    一直到晚上,白茶算算时间学生们都该下晚自习回宿舍了,确保没人会再盯着她当动物园的猩猩看,才不紧不慢地回到学校。

    江唐那个烦人的班主任,就这么出去的一段时间,隔一会儿就要她发个信息给他,证明她没有在外面想不开做傻事。

    神经。

    寂黑的夜里,校园时安静,夜风凉爽。

    白茶拎着包往宿舍楼走去,走到一半,她想起之前拿包的时候,并没有拿宿舍的房卡。

    小白茶这会估计都睡下了。

    咬咬唇,白茶往教学楼走去,想看看教室有没有锁门。

    长长的走廊上色调暗沉,只有实验班前的地上落着格子窗形状的一地灯光,这么晚还有人在?

    白茶疑惑地走过去,站在门口往里看去。

    只见空空荡荡的教室里,万程、凌宇、周纯熙三人坐在桌前正用胶黏着什么纸张,一张一张小心地拼着,神情严肃认真。

    应景时站在一旁,斜斜地靠着一张课桌,修长好看的手整理着稿纸,一张一张拼着顺序,然后递给他们黏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