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说 > 玄幻小说 > 咸鱼的自救攻略 > 第九百七十章 小康年会
    楚垣夕喷枸杞的时候想到的当然是冯林了,这该不会是那啥了吧?

    当然,作为一家成功赴纳斯达克割韭菜的创企,瑞幸的管理层对于各种套路肯定烂熟于胸,战略层次也不可能浅,因此现在提出的战略很有可能是一年前就定好的。原世界的小康制定战术也有几个月的提前量,然后在推动的过程中不断修正和丰富。

    只不过瑞幸真的制定了这个计划还是挺让楚垣夕惊讶的,因为瑞幸的调性和整个运营实践中赋予企业的“人设”不允许他们糊弄,至少不能让用户看出来是糊弄。换言之,瑞幸要在最大额的打折优惠券和最标准化的咖啡相关品类生产销售中间插入自己的格调,精致、高档、追求品质。

    这一点在自助咖啡上简直就是天然呆,最现实的问题就是瑞幸搞自助咖啡机不得用点鲜奶啊?但是自助的奶怎么保鲜呢?一天得补几次?需要多么激烈的物流能力和多高档的咖啡机?而且咖啡豆也是同样吃物流的,楚垣夕感觉瑞幸真敢往自助咖啡机里加他们的顶级咖啡豆的话,那绝对是烧钱界的避孕套。

    冯林和他之间最习惯的方式是使用“实施例”作为知识交流中的锚点,因此他给冯林说瑞幸,其实只是用于启发冯林的思路,以及交作业的,根本没有涉及这么具体的细节问题。

    没想到瑞幸是真的要干!连战略指南都发布了!

    对于顺风满帆的独角兽创企来说,企业发展战略中最重要的其实是找到自己的边界,是什么不应该干,而不是什么都干。找到正确的边界之后考的才是创始人对企业发展的构思,就好像画家作画,要画的是秋天,可以随意构思麦浪、乌鸦、稻草人、阳光甚至是风,但是绝对不能往上画雪花。

    所以楚垣夕就喷枸杞了,瑞幸的边界到底在哪呢?是韩信点兵多多益善?还是瞒天过海上屋抽梯?

    不过想想这事是专注于将割韭菜和烧钱作为自己主业的瑞幸干出来的,似乎出奇的不违和。只不过这钱烧的没法做预算,因为瑞幸用的咖啡机是雪莱夫人,比小康曾经放进采购选项中的飞利浦沁心浓senseo和博士胶囊tassimo可贵多了,雪莱夫人要接近十万一台,那哥俩便宜的有千元机,小康放进采购选项里的最高档,也就不到两万块。

    这让善于张口就来做融资的楚垣夕都算不过账来,不知道该怎么融这笔钱。

    然而他更没想到的是,接下来几天瑞幸的股价大涨,市值超过100亿$,似乎米国投资者超喜欢这个故事的最新版本……

    这几天也有让楚垣夕高兴的事情,就是9号的《稷下学宫》第三集收视率突飞猛进直击1.2的高度,因为8号的时候德黑兰那边给事态又加了两把火,很有效的再次调动国民们对政治军事的热情。

    然后以007的方式逃离岛国的雷诺日产前总裁卡洛斯戈恩也在同一天召开发布会,8号,在贝鲁特主场狠狠的秀了一下操作,而且禁止了绝大多数岛国媒体入内。

    可惜就是《稷下学宫》第三集里主要讲内政和经济,几位大贤者针对经济问题互喷,从齐国扯到楚国,又扯到秦和赵。楚国以道家为尊,国内有大量的封君,经济形态极度扭曲;秦国自从商鞅起实行军功爵制度,耕战为主,对商贾极度不友好;而赵国则非常重商,在整个战国年代都是最发达的之一。

    这三个国家的经济形态被拿来和齐国进行对比,说的深入浅出非常易懂,内容是相当可观的,但是没有切中时事,这么看来第四集的收视率要掉,1.2可能是个峰值了?

    楚垣夕心说这个节目安排的时间也忒巧了吧?周播的综艺,时间都是早早排定的,怎么播出时间点的前后总是围绕着巨大热点事件呢?由于之前的炒作,陆羽把这两件事跟巴人的综艺进行了串联,这些热点事件肯定是要上热搜的,而且不止一条,一上热搜就对《稷下学宫》产生带动作用,就算没有带动作用,陆羽也会下场带节奏。

    因此现在陆羽是热点太多忙不过来,有点不知道该蹭哪个的热度更好了,于是陷入幸福的烦恼。同样的原因,这几天巴人集团内部都在称赞陆羽,整件事他干的确实漂亮,发现了楚垣夕没能察觉到的重要热点逻辑,虽然忙的团团转,但是值得嘉奖。这样,想来可以筹备第二季的事情了。

    当然,第二季的瓶颈肯定是台本。楚垣夕感觉白沙写第一季的台本已经把自己的底蕴都兑现的差不多了,要不然为什么天天拖稿呢?虽然说声叔说了作家拖稿是常态,不拖稿的写手不是好写手,但是楚垣夕可不这么想。他自己上微博撕逼的时候都是一气呵成的,如果不能一气呵成说明撕逼的动力不足,所以喷不动。以及推人,拖稿的人肯定也是动力不足。

    不过纵观所有娱乐类节目,续集不如初代是天经地义的,很少有1很出色,2居然更出色的神作,所以楚垣夕也没想过要白沙超越自我,差不多就行。怕就怕白沙文人的劲头犯了,跟自己较劲,耽误小康的大事。

    这个时候就得使用金钱的力量了,就算为了维持住人气也得让白沙鞠躬尽瘁,因为《稷下学宫》2播出的时候正是小康需要在宣传上价码的阶段。

    总之《稷下学宫》的热播让很多从业者都出乎意料,完全想不到政治经济军事类的综艺能够激发起观众们这么大的热情,于是最近来巴人取经的大咖络绎不绝,也无形中增加了朱魑和杨苑美的工作量。

    在这个所谓的寒冬中,流量其实也日渐珍贵,而且越是到了珍贵的时候,流量和流量之间才会呈现分层,就像原油可以分成重油和轻质原油一样。这甚至让自诩为流量行家的楚垣夕有了新的认知。

    特别是今天,楚垣夕登自己的微博账号都能看到一群人@他,要求他剧透下一集的内容。可想而知巴人娱乐下面得热闹成什么样。

    正在他上微博得瑟的时候,忽然看到巴人娱乐下面出现好多留言,都在问巴人娱乐作为一个直男大本营为什么不号召粉丝给uzi微博年度人物打榜?

    甚至有的粉丝非常不满,质问巴人,在全网直男都在给uzi打榜的时候只有巴人作壁上观,是要学东京电视台吗?炒作《稷下学宫》粉丝可以接受,但是你们不能漠视直男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行动,你们这是忘本啊!

    楚垣夕倒是知道微博在搞这个活动,而且一直以官方身份发声,鼓动电竞粉丝给uzi打榜,打得小鲜肉的女粉们怀疑人生。

    过去小鲜肉的女粉打榜只需要把链接往人群里一分,傍上的小鲜肉反正男生们一个都不认识,于是乖乖听指挥,让投谁就投谁。但这回饭圈女孩很快吃到苦头,因为分享到群之后,大量男生打开链接一看,咦,第一这个不是豪哥吗?oh my god!投他!

    于是饭圈女孩不但没拉到票,反而送了大量人头。

    这个势头倒是相当有趣,但是巴人娱乐确实没打算参与,因为……

    楚垣夕直接踢掉陆羽,登录巴人娱乐微博大号,说:“无有忘本,无有忘本。山上搬柴山下烧火,各位不妨搜索一下‘微博之夜2019’+‘三小只’。我们只想做有意义的事情。”

    这话楚垣夕说的小心翼翼,因为在微博上揭微博的黑历史还是有一定危险的。但是渣浪溜粉向来都很浪,去年微博之夜tf男孩的帝国粉们辛辛苦苦投了两亿多票拿年度人物,最后现场根本没颁这个奖的一幕他还历历在目。

    虽然巴人里边没多少帝国粉,但对渣浪这个操作仍旧一脸懵逼。不颁这个奖的话,拿这个第一有什么用呢?当然,搞投票对渣浪是相当的有用,特别是微博的新产品绿洲,绿洲用户能投n多票,所以楚垣夕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拆微博的台。

    结果因为楚垣夕说的实在太隐晦了,不关心饭圈历史的的直男们互相@了半天也没弄明白,反而产生各种误解。楚垣夕看热闹不嫌事大,又加了一句:“我预测祖安人必将出动,到时候可千万分清谁是友军,不要误伤我们巴人娱乐噢。我们公司里玩电竞的一大堆,他们也没少打榜。”

    正在他拿着微薄自嗨的时候,袁苜敲门直接进来了:“停!别发微博了你!你这不没事找事吗?你就不怕赖总待会给你打电话?”

    楚垣夕心说这就是小康的社交还没出手,等小康拿出社交产品之后就不是怕不怕能解决问题的了。可惜形势比人强,小康的社交产品拿出来之前还需要借微博进行宣传呢,而且微博管的比微信可松多了,也不是小康社交的直接竞品,所以赖总真拨电话他还是怕的。

    “我跟你说吧袁苜,我是真烦他们官方引战。”楚垣夕默默的删掉这两条微博,把手机扔到沙发上,说:“你最近不太关心巴人,就上个星期,巴人那边有个小兄弟跟他女朋友分手了,我听说之后把他骂了一顿。就因为这个微博之夜打榜的破事,简直了!”

    “一个给小鲜肉打榜一个给uzi打榜?”

    “对,互相攻击,一个说uzi破打游戏的,一个说我破打游戏的能坚持十年,你小鲜肉一年就不知道上哪了,然后上升到爱不爱。”

    袁苜还真不知道这个事,想想也怪惨的。只听楚垣夕接着说:“然后我说你们俩都是大傻缺。你们两家为爱豆争夺的是空气你不知道吗?特别是你,还是巴人集团的员工,这点饭圈掌故都不知道,耻辱!”

    等放假的日子里时间总是过的飞快,很快就来到13号,小康开年会的日子。

    这天白天快手干了一件大事,终于向真香妥协,正式向抖音找齐。

    快手和抖音最大的不同就是交互方式的不同,抖音直接手指下划进入下一个视频,而快手不是,快手手指下划是划入当前作品的讨论区。此外抖音的作品虽然也有封面,但只在制作者的主页才能看到,它是直接把作品的瓤子第一眼放到用户眼前的。而快手用户想看视频必须先看视频的封面。

    这之间的差别是极其严重的,直接决定了两个不同的国民级产品的生态差异。抖音的换视频操作几乎没成本,可以消灭用户洗脑,形成时间黑洞,而快手则不然,快手换一个视频看看需要退出重新浏览主界面,因此切换视频成本更高。

    这意味着什么呢?

    意味着抖音产品必须主打快节奏,因为它是信息流模式的,制作者生产的视频看一眼不行立刻就会被用户换掉,而且光第一眼不错还不行,必须全程高能,节奏感不好还是会被划掉。

    这也就是抖音为什么需要神曲的原因,一支神曲可以强力吸住用户,用户为了听歌也要看完。

    而快手切换视频成本太高,操作麻烦,因此用户自然就会更有耐心,可以让节奏感并不强但是有内容的作品更有存活率。

    此外封面的存在也很重要,强化了快手视频的生存空间,使得看视频的用户首先建立起期待感然后再看。这也是抖音的交互模式不具备的,当然“不具备”不见得是贬义词,而是抖音确立了更严酷的竞争格局,生态更倾向强节奏的作品而不是慢热的。这也是抖音信息流模式短视频利于增长的原因。

    正是这套独特的交互模式使得快手的观众和up主形成了良好的社群氛围,在快手,点赞数并不重要,评论区的互动才是更重要的,因为用户手指一划自动进入评论区。这和抖音形成了鲜明的差异,抖音一直想做社交但是并没有真正做成社交氛围,快手的用户数和日活跃虽然低,但是社交氛围是有的。

    而在这一天,快手推出了所谓的“大屏版”,其实就是抖音版,让渡了自己引以为傲的社区氛围和社交属性,向信息流看齐。这叫做,春晚红包当面,一切服从于增长。

    但是这对巴人其实是利好,巴人更擅长制作的是抖音风格的视频,所以即使去年上半年火遍抖音的时候,把一模一样的作品传到快手上,效果也要差很多。但现在陆羽轻松了,可以一鸡两吃,而原先快手上的各路up主们反而必须适应新的生态,一正一反之间对习惯了抖音生态的up主们当然是大大的利好。

    不过这事跟小康的关系不大,小康需要把年会开出风格。虽然小康一直自称是一家科技公司,但到底从事的是便利店行业,小康最大的员工群体——店员们,是没法去开年会的,过年期间都有人要坚守岗位。物流系统也是同理,只有地推组过年期间没有加班的必要。

    但是小康有着强大的线上能力,而且每个店都是配了电视的,因此完全可以通过直播解决不能到场的问题,可以通过在线抓阄让店员们参与其中绝大多数游戏,反正年会无论是演讲环节还是吃饭其实都不是主要的,表演更是无所谓,员工最关心的主要还是各种礼物和奖品的发放。

    与此同时不要忘了小康粤东省还有一个分身呢,同样有大量的中高管不能离开,也不可能跑到帝都来参加年会,而且袁苜也在那边。所以小康的年会在运营部门的企划之下搞成了同步联播的形式,隔着一千多里的两个会场,用大屏幕进行线上连接,一边由楚垣夕主持,一边是袁苜主持,几个游戏环节也在设计的时候有意偏向线上环节。

    这些环节都经过预演,楚垣夕相当放心,他更关心的是员工们对于优秀员工评选的反馈。

    很多公司搞优秀员工评选的时候使用现场演讲+拉票的形式,看似民主自由,最后获奖的几乎都是大项目组中加班多的成员和公司内的美女,因为认识他们的人多啊。

    这是种必然的结果,但是并不合理,只是比较省心罢了,对于评选结果,因为是民主自由的产物,谁也无法指摘,只能背后吐糟。

    楚垣夕从来没有这种想法,去年巴人年会干脆就没评优秀员工。但是今年在小康得评一下,形式是通过全员邮件让所有员工对自己进行评价,如果有人认为自己配的上全公司最优秀,需要自陈理由,写出自己到底优秀在哪,做了什么漂亮的工作,然后楚垣夕从中钦点。

    这有点类似于封建时代的科举考试,考生写好卷子之后由考官给出排名。这是他年前除了法务工作推动之外另一个比较占用时间的事情,但是非常非常有意义。总裁,最应该做的就是了解自己的员工,特别是推崇精确化管理的时候。

    这个大权让袁苜羡慕不已,很想为楚垣夕分忧,结果被楚垣夕打发到粤东省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