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说 > 玄幻小说 > 剑仙在上 > 第1305章 今日之我,非昔日之我
    “父亲,或许我本不该有这样的称呼,除了这条生命,我又算是你的什么?算是你周家的什么?一条狗吗?因为我母亲,可能连狗都不如,所以在你眼中,我自然也就是卑微的猪狗,置于身份,呵呵呵,连你们周家猪圈里喂得猪,吃的应该都比我们母子要好吧?我不在乎,更无所谓,我还小,我可以努力,我可以奋斗,可以活出个样来,哪怕受尽了屈辱,我都可以忍。但是我的母亲,却备受欺凌,你有看过一眼吗?

    你的夫人们欺负她,你的公子爷们欺负她,你的下人们也欺负她,连掏夜香的傻子,也能欺负她,若不是被那傻子欺辱,我母亲身染重病,急火攻心,又怎么会死?她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可恰巧我什么都知道,但我明白我不可能为她出头,不可能为她争气,因为我太小了。但是那一幕幕,我却永远的牢记在心中,整个周家,唯独没有欺负过我们母子的,或许只有那条看门狗吧。在你眼里,她只不过是被你临幸过的一个丫头一个下人而已,被人欺负打骂,只不过是家常便饭,很正常而已,所以你从来都不会放在眼中。所以,我也并不能算你的儿子,只能算是一个没用的下人生出来的狗崽子,可有可无。

    等我长大后,我杀了那个傻子,我发誓,我要让周家,血债血偿!我要让那些欺负过我的人,全都付出应有的代价,我要让他们的恶,加倍偿还。在他们眼中,我是个可以骑在头上拉屎的狗崽子,你的九个儿子,恨不得把我栓在身边,溜着我玩,我被他们无数次的扔进水里,无数次昏死过去的时候你在哪里?我被他们棍棒相加,浑身骨折,鲜血弥漫的时候,你又在哪里?我跟母亲吃着狗吃剩下的冰凉饭菜的时候,你又在哪里?

    父亲这两个字,对我来说,太奢侈了,我告诉过自己,我只是一个有母亲的人,至于父亲,从我母亲死去的那一刻,就已经幻灭了所有对父亲的想象,那一刻,我就知道,我已经是一个孤儿了,从此以后,我再也不会有亲人的温暖了。我要用他们的鲜血,去祭奠我死去的母亲,你们犯下的错,就要承担,你们都是一群冷血动物,凭什么要求我用一腔热血去跟你们交流?你们怕死,难道我怕不死吗?我简直怕死了,可是你们又有谁在乎?

    我只不过想要一声父亲的关怀,一句兄弟的问候,一床温暖的被子,一顿热腾腾的饱饭,可是在周家,我却形如地狱一般,你给我的是冷眼,兄弟给我的是棍棒,而我能得到的,是连狗窝都不如的漏雨仓房,冬天以大雪为被,夏天与老鼠为伴,我能活下去,是因为母亲告诉我,人活着,总要有一丝念想,不管为了什么,都要活下去,我才能坚持到现在,一步一个脚印,因为支撑我的,是你们这群刽子手的恶行,我要让你们全都跪在我娘的面前忏悔。

    那是你们任何人,永永远远都不会体味到的。我周雨辰一生之中,唯一感谢的人,就是我的母亲,父亲,早已经死了。你们又有什么理由要求我?让我有一丝怜悯?你们为什么当年就不能施舍给我们母子一丝怜悯?那样的话,我母亲也不会郁郁而终,我也不会成为你们周家的弃子,现在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们没有资格让我善良,我的善良,已经被你们的凶狠、歹毒、丑恶、残暴彻底磨平了。

    莫欺少年穷,你们要为自己曾经的所作所为,付出应有的代价。百因必有果,你的报应就是我!”

    周雨辰的话,字字珠玑,都是他的肺腑之言,即便是张天泽也从未听过,因为那是他深深的埋在心底的最后的尊严,不过这一刻,他将内心的话全都说了出来,张天泽也替他感到高兴,因为他不再压抑,因为他不再为自己的卑微感到绝望。

    从今天开始,他是周雨辰,但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周雨辰了。

    今日之我,非昔日之我,他的蜕变,才是张天泽最为感慨,也是最为欣慰的。

    但是,张天泽的痛心,却无法改变,周雨辰有多苦,任何人都不能与其分享,只有他死去的母亲,能够知道他内心深处的绝望。

    当一切都已经说出来,当他彻底吐露之时,这世界,已经充满了阳光。

    那一刻,所有人都沉默了,左千峰,张弓,海明达,伍茜,甚至碧玺的双眼之中,闪烁着一抹泪光,她与周雨辰虽然未曾有过多么大的深情厚谊,但是她却无比的同情这个充满了少年罹难的男人,他卑微的甚至不如一条狗,不如一根草,但是他却活的坚如磐石。

    人生一世,周雨辰经历了无穷无尽的磨难与屈辱,但是他终究在这一天,发射出了属于自己的耀眼光芒,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因为他还活着,他还有着属于自己的梦想。

    从前的路可能太凄迷,但是未来的路,有张天泽这样的哥哥做伴,他必定会无比的幸福。

    周雨辰的话,深深的感动着每个人,因为他实在是太苦太苦了,这些话,听在张天泽的耳中,都是无比的刺耳,他甚至想要杀掉周家所有人为他报仇,但是只要周雨辰不开口,他始终无法那么做。

    周家人的眼中,充满了惊恐,绝望,灰心丧气,甚至是惊心胆战,因为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可能周雨辰一句话,就能够让他们全都死去,成为一滩血水,成为周家的罪恶之源。

    但凡一个人,但凡是一个有灵魂的人,都会同情周雨辰,也都会仰视周雨辰,因为他不畏艰险,不畏强权,不畏生死,从尘埃中崛起,大浪淘沙,他终究成为了那个梦寐以求的强者,他终归替他的母亲完成了心愿,他终究报复了那些不应该被善待的人。

    周家的人,惭愧的低下了头,周镇南的脸色,也变得无以复加,那一刻,他的眼神之中闪烁着泪光,他知道,他不配做一个父亲,更不配拥有周雨辰这样的儿子。

    人生如此,白驹过隙,几十年光阴如梭,但是那一刻他明白自己这半百时光,终归还是白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