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说 > 穿越小说 > 锦衣血途 > 第386章 上门迎亲
    (上一章的龙套报名,希望大家踊跃参与,之后作者会把百户所的人员架构画在图上,发到评论区,让大家看得更加清楚!)

    永治十七年十二月十五,宜出行,宜嫁娶。

    今天的沈府张灯结彩,宾客们早早到场,准备为沈岳道贺。

    到沈府来的,大都是卢阳城内官场上的人,而千户所这边只有百户们到了场。

    千户所内总旗及以下的人,此时都到了陈啸庭的住处,所以两边都很热闹。

    此时的沈府,沈岳一个人坐在大堂内,和今日客人中官阶最高的按察使说着话。

    按察使衙门主管刑狱,和锦衣卫的职责有想通之处,所以他两人才能聊得来。

    但今日毕竟是沈岳嫁女儿的好日子,所以来更多是对的沈岳的道贺。

    此时,虽然心里觉得该高兴,但沈岳心头还是有一股失落。

    毕竟是亲生女儿,虽然不是的宠到天上的嫡女,但也是沈岳看着长大的。

    对于女儿嫁给陈啸庭这件事,其实沈岳是并不怎么赞同的。

    无论他如何器重陈啸庭,都改不了其出身低的事实,所以两家完全谈不上门当户对。

    之所以同意这门亲事,更多还是因为王四娘的枕头风,说女儿在那天晚上被陈啸庭碰了身子,根本不可能另嫁他人。

    于是,沈岳也只能同意了这门亲事,因为说穿了他在这件事上是有愧的。

    当然最重要的事,沈岳对陈啸庭很赏识,心里反对的声音不是那么大。

    否则换做他沈岳的嫡女,任凭王四娘说多少好话,沈岳也不可能同意这门亲事。

    当然了,这些话沈岳也只能在心里想想,既然现在陈啸庭已将成为他的女婿,那他也会尽快转变自己的心态。

    但是,即便成了自己的女婿,如果陈啸庭不能继续保持斗志,那么沈岳也不会对其过多提携。

    因为他沈岳身边要的,不是一抓一大把的废物。

    就在这时,却听府门外传来鞭炮声,沈岳知道迎亲的队伍来了。

    宾客们齐聚在沈岳府处,一脸喜庆的看着大门外的新姑爷。

    还别说,当从马背上下来看见里面的阵仗,陈啸庭好感觉到一阵心虚。

    里面的都是官员,而他陈啸庭父祖皆是白身,无论他怎么驱赶内心都有一丝自卑感。

    甚至等会儿面对沈岳时,他这种心虚可能还会放大,在沈岳面前他有一种当贼的感觉,偷了人家的掌上明珠。

    当然,内心的想法都会被外表掩盖,下了马后的曹馨一身大红吉服,大踏步的走进了沈府。

    面对道路两旁的宾客,不管认识不认识的,对他们的祝福陈啸庭都一一回了礼。

    当进了大厅之内,当真正面对沈岳时候,陈啸庭脱口而出道:“参见千户大人……”

    房间内的声音戛然而止,随即宾客们爆发出大笑声。

    站在一旁的张震山大笑道:“还叫千户大人,该改口了!”

    此时沈岳脸上也是哭笑不得,很明显陈啸庭是太紧张了,这可是难得一见的情形。

    此时陈啸庭尴尬不已,连忙道:“拜见岳父大人!”

    沈岳笑着道:“起来吧!”

    大厅这边气氛活跃,而沈府后方却是一派安静。

    沈怡此时坐铜镜前,身穿大红嫁衣的她,看起来更加明媚不可方物。

    此时她的梳妆打扮都已完成,婢女们此时都站在一边,唯独王四娘还给女儿不断整理着头发。

    要说今日谁最难过,那当然是王四娘这个做母亲的了,沈怡可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但如今却要被人割走了。

    虽然用“割”这个字显得血腥,但却能恰当形容王四娘的心情。

    可今天毕竟是女儿大喜的日子,所以王四娘只是心情低落,但却并没有太过激的反应。

    为了缓解尴尬,此时王四娘便数落道:“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一根筋就认准了姓陈的小子!”

    本来沈怡心情还有些低落,被母亲这么一问后内心全被娇羞代替,毕竟这里可还有这么多人。

    实际上,沈怡选中了陈啸庭,归根结底来说就是看重的那份安全感。

    她们母女两人在京城时,最缺乏的就是安全感,刚好在陈啸庭身上可以补齐。

    当然这对沈怡来说,就是爱情。

    而这时,只听王四娘接着道:“既然你认准了,那就没错,以后好好过日子!”

    其实王四娘对这门亲事,还是比较赞同的。

    如果是嫁回京城的话,女儿很可能是给人的当妾室,这是王四娘绝不愿意看到的。

    给人当妾室永远都被人压着,她的人生绝不愿在女儿身上重演。

    更何况,陈啸庭在王四娘看来,比起京城那些膏粱子弟,除了没权没势之外,其他方面可好多了。

    王四娘那句“好好过日子”,却一下戳中了沈怡泪腺,这让她想起了自己在京城时,惶惶不可终日的情形。

    现如今她是嫁出去了,但没了自己后就得母亲一个人面对那些苦难,这让沈怡心疼自己的母亲。

    就在两人不住掉泪之时,这时只听外面响起声音道:“夫人,迎亲队伍已经到了!”

    这也就是说,沈怡马上就要出发了,于是王四娘赶紧收起了眼泪。

    从婢女手中接过大红盖头,王四娘仔细端详了女儿后,便将手中盖头盖到了沈怡头上。

    往后退了两步后,王四娘便对左右婢女道:“走吧,扶小姐出去!”

    当陈啸庭看到新娘子出来,心中也难掩盖那股兴奋和激动,他这辈子总算是正式娶妻了。

    娶的还是沈岳的女儿,陈啸庭自觉该满足了。

    所以当沈怡出现,在院中喜乐伴奏下,陈啸庭快步走到了沈怡面前。

    眼前盖头下的女子,即将成为他的妻子,在往后几十年中他们会陪伴着彼此。

    接过从婢女手中递来的红色缎子,另一头则是由沈怡拉着,到这一刻他们两人也算是牵扯在一起了。

    所以当陈啸庭迈动脚步,一旁沈怡也得跟着迈步上前。

    然后,在向沈岳尽了相应礼数后,陈啸庭便带着沈怡,在众人瞩目之下走出了沈府。

    外面,一顶花轿等在那里,陈啸庭很是小心将沈怡送到了花轿旁。

    后面的事就是由婢女来做,沈怡被小心搀扶到了轿子上。

    此时陈啸庭也跨上马背,在司仪一声起轿声中,一道锣声带动了整个迎亲队伍进发。

    随行乐队开始奏乐,一路上鞭炮齐鸣,在卢阳北城闹出了不小动静。

    什么叫明媒正娶?这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