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美时代 > 615、这真是个看脸的世界
    算。

    万长生见到那个小探子以后,旁敲侧击的通过钟明霞这个二杆子翻译得出结论,婚约书这种事情,在她们所处的社会,几乎就等同于结婚。

    钟明霞好歹已经能结结巴巴的知道基础发音和语法结构,结合手机上的app,昨晚就搞清楚了小探子名叫塞丽梅。

    正儿八经的老爷家女佣,从小买过来就在老爷家里当女仆而不是艾米拉家,这次被老爷的原配夫人派过来跟着这不知道多少房的小姐到中国,以前跟艾米拉的姐姐确实不熟,更不用说那个中国通侍女了。

    来的目的就是负责盯着这趟十天旅行以后该回国嫁人的小姐,寸步不离的跟着。

    如果搞丢了,就等着回去死无全尸吧。

    表达太太命令的时候,瘦小的塞丽梅甚至做了个细细剁碎的动作。

    她肯定不会有钱小姐少爷才会学的英语,说话都是低着头偷偷摸摸。

    钟明霞还笑。

    所以艾米拉的姐姐和那胖大姐,必须下狠手弄晕这个称职的监视者,才算是摆脱她们逃脱牢笼的最后禁锢。

    但是万长生如果盖章的是婚约,那就意味着他把这事儿揽下来了,人家沙漠地区国家也是有印鉴的,还很看重这个契约关系,几千年来就这样。

    基本上等同于宣布,哦,这位姑娘已经跟我结婚有了契约,有什么事儿找我。

    对于还处在部落制度的国家来说,结婚手续有时候就这么简单,并不是非要到什么机关办事处去领证,这份婚约只要回头长老父亲的什么的认可签字,那就算是结婚证了。

    万长生头大!

    中午还有的那点见死不救愧疚心又飞到了爪哇国,你们仨不是麻子,是坑人啊!

    巨坑!

    如果万长生只是个籍籍无名的穷小子,没准儿会在什么样的外部压力下被牺牲掉呢。

    这提醒了万长生,自己需要好好的成长得更强大。

    这世界就这么现实。

    如果没有文创园区,没有钢花街道为钟明霞站出来表明态度,哪怕秉公执法,她也会受到更多惊吓和按照程序的审查。

    所以万长生前所未有的想让自己变得更强些。

    因为自己站得越来越高,招来的风当然也会越来越大。

    现在不动声色的还是焦急下对小侍女表演,说不知道那俩跑哪里去了。

    这样万一等艾米拉的父亲家那边找过来,可以推得一干二净。

    但蒙着脸的塞丽梅只露出生无可恋的平静眼神,说希望小姐能幸福快乐,这就是自己的命。

    本来就犹豫要不要把她交出去应付这件事的万长生,重新坐下来,看着这和欢欢差不多身高的小姑娘,没了黑袍,找了张深蓝色的床单顶在头上开个口子,看不到身材看不到容貌,就是瘦小的一坨坐在那。

    所以他试着让钟明霞翻译:“我……给你点钱,你也自己走丢吧?”

    不知道钟明霞翻得怎么样,塞丽梅懵懂的抬头,茫然摇头:“我不知道去哪里,我只能回老爷家,我是老爷家的财产……”

    钟明霞不笑了。

    她好像终于听出来这不是玩笑。

    万长生更没有笑,轻轻点头起身,他不是神仙,有很多事情是无能为力的,他在内心反复这样告诫自己。

    如果自己真的成了世界闻名的大艺术家,是不是就可以为所欲为的要求对方老爷把这个财产送给自己?

    想到这里他忽然脑子里面有个主意,没资格送,自己可以要求买啊!

    买卖人口虽然听起来有点古怪,但不失为一个办法。

    所以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万长生瞬间轻松不少。

    对钟明霞也笑着点点头:“其实可以让她先到林楚妮那里看能不能帮忙做事学东西,以后的事情,我们慢慢想办法,这几天麻烦你照顾下她,也注意别让外面的人干扰到。”

    对于拥有六七千学生的培训校来说,校工、保安还有现在商业区更多的保安,都有两三百人了,防范普通的非法手段还是没问题的。

    那么就要考虑法律允许的范畴,万长生摸出手机联络公司的法律顾问。

    钟明霞也轻声给塞丽梅说两句,跟着万长生出来。

    其实小探子才不在意呢,欢天喜地的打开电视,然后蹲坐到沙发边的角落聚精会神。

    她连坐在沙发上都不习惯。

    律师听了顿时觉得非常棘手:“中东地区国家,无论因为国情还是宗教都和我们有巨大的差别,能不要掺和还是别掺和,但首先这几位长期停留在中国,除了结婚获得居留权,其他就只有商务、旅游和留学签证可以选择,起码现在千万不要随便安排打工,非法雇佣劳工的问题牵扯到你身上,也很麻烦!”

    万长生自然是也说那两位自己不知道去了哪里:“好的,谢谢您的提醒。”

    律师再三强调:“涉外婚姻一定要谨慎,实情就是这些国家其实很不买账,我们才站起来几天?很多外国人士根本就不在乎我们的态度,所以千万不要把这件事想得很简单很美好,尽量回避,不要惹火烧身,至于那个印鉴的问题,你完全可以推说是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蒙蔽了,只是近期内不要去中东一带国家,免得有意外。”

    万长生自嘲:“我还没忙到全球到处飞的地步,好,我明白了,走丢就走丢,跟我无关是吧。”

    律师认可:“机场的情况肯定有监控,必要的话现在就可以联络要求报警找人,调出监控来证明那两位的走失跟你无关,保存证据。”

    万长生嗯嗯,挂了电话却肯定没打算报警,警方一旦介入,这事儿就变得非常雷厉风行了。

    没准儿明天就能顺藤摸瓜的找到人,押解出境。

    万长生有点自嘲的笑笑,把手机揣兜里,要是没看见艾米拉姐姐的脸,或者说他姐姐就是那胖大姐,自己还会不会这么心里早就拿定主要要保护呢。

    男人啊……

    冲冠一怒为红颜,古人诚不欺我。

    光是想想那含着鸡腿的美丽容颜生活在悲苦之中,就觉得老天爷不公。

    钟明霞看他收起手机才开口:“真的有那么吓人,弄丢了小姐,她回去就得死?”

    万长生想想:“其实我也不知道,但是解放前我们乡下,大户人家的仆人,打死了悄悄埋了也没多大回事,连女人露脸都不允许的社会,这样的女仆有多大的权利地位可想而知了,反正看她说起来都是习以为常的样子,我们国家这几十年的改变真是叫翻身做主人。”

    钟明霞难得主动提要求:“我把塞丽梅留下来做助理吧,她其实蛮勤快的,今天在家帮我收拾打理得很干净,不就多个人吃饭么,很好养活的。”

    万长生也难得的苦笑:“可她不是中国人,那么她就不受我们的法律保护,如果我们留下她才是犯法,甚至她比那两位还要麻烦点,因为她没有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动力,知道吗?她认命了,认为自己这辈子就是被人奴役的命,只要老爷叫她回去,她就乖乖的回去,我们才是自作多情。”

    钟明霞尽量把单眼皮睁大点:“那那位胖大姐怎么办呢?”

    万长生才想起来:“其实那胖大姐是来中国留过学的学生,高的那个才是艾米拉的姐姐,她……十七岁个头快赶上你了,应该是听弟弟说了很多中国的美好,还特别找了个留学过中国的侍女随从,结果这位更推崇中国,一拍即合的就跑过来,真真是深思熟虑的愚蠢计划!”

    钟明霞就不关心那高个儿漂亮不,只是点头:“是愚蠢,我也是愚蠢的宁愿跑到美院做人体模特,只要看见点希望,就会不顾一切的想抓住,还好遇见了你。”

    万长生笑了:“这就是你努力争取的结果呀,虽然你没读过大学,但是你有种野生的,进攻型的工作方法,经验不够就用汗水来堆,相比演戏那种有点看运气的事情,你更信奉什么都自己一手一脚的做出来,所以你骨子里不是个创造型的人才,就是搞营销的专注,现阶段你还是把主要精力放在园区管理公司和帮助林楚妮的培训中心吧,等你去拍戏了,又能抓紧时间多学习多看看别人是怎么做的,这两种职业还真能相互补充,沪海那边关于商业有很多可以学习的地方,拍摄外景地肯定也有商业区,都可以考察学习,对吧?”

    钟明霞又是那种满带崇拜的眼神,好像要把万长生的每个字都镌刻在心底,重重的嗯。

    也许这也是万长生第一次当面评价表扬她吧。

    四目相对,万长生拿手晃晃破坏她的眼神:“好了,别给她钱,必要的话让这个塞什么暂时和值班组女保安住到一起,别忘了你现在是大明星,万一惹祸上身很麻烦的,让她暂时就躲在这个校区,看看事态发展再说,千万不能落了把柄,我先走了。”

    钟明霞背着手跟上脚步:“嗯嗯,我顺便去办公区看看……”

    她依旧是散漫的宽松休闲裤和t恤,长发披在身后,手指更是背在后面绞啊绞,趿着拖鞋低着头尽量漫不经心。

    仲秋时节没了那么多暑气,但还是带点闷热,好在夜里清风徐徐,两人从大厂房走出来,拂起女生的发丝,就像她的心一样飘啊飘的快乐。

    就这么并肩走走都是多么快乐的事情。

    可惜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刚出来就碰见林楚妮:“哈哈,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姓万的跟我过去把刺青的草稿先打上……”

    万长生真心想赖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