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说 > 玄幻小说 > 全能强者 > 第二卷 男人的征程 第2832章 缘由
    听到楚景田的话,萧晨看看他,指了指沙发:“坐吧。”

    杀人不过头点地,既然楚景田已经这么低姿态了,那他也没必要往死里弄。

    再说了,以他的身份、地位,现在要是出手收拾一下龙海的哪个大家族还行,狠踩楚景田的话,丢份儿。

    说白了,楚景田不够资格让他往死里踩!

    打个简单的比方,他现在是会功夫的绝世高手,而楚景田……就是特么幼儿园里挂着鼻涕泡的一小屁孩儿!

    他踩楚景田,就是绝世高手欺负小屁孩儿。

    踩了,他丢人!

    当然了,这也是没有什么大事儿,要是楚景田真把牧曦雨给怎么着了,他肯定要弄死这家伙,不,让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所以,萧晨准备敲打敲打这家伙,再让他跟牧曦雨解约,让牧曦雨恢复自由就行了。

    “不,不敢。”

    楚景田摇摇头,他现在腿还哆嗦呢。

    “擦,晨哥让你坐,你就坐……你杵在这儿,我们跟你说话,还特么得抬着头。”

    白夜瞪眼。

    “那……那要不我蹲这儿?”

    楚景田看看白夜,陪着笑脸说道。

    “……”

    女秘书都呆了,看看楚景田,这哪还有大boss的样子啊?

    要知道,楚景田不光是这公司的天,就是在华夏娱乐圈里,那也算得上是巨头之一了。

    那些大明星、大导演见了他,都得姿态放低一些。

    说他在娱乐圈里呼风唤雨,可能夸张了些,但确实很牛逼!

    想杀谁可能做不到,但想封杀谁,还是不难的!

    就这么个巨头级人物,竟然被两个年轻人给吓成这样了!

    不光女秘书发呆,就连萧晨和白夜也都有些无语。

    “呵呵,楚总是干大事儿的人啊。”

    萧晨看着楚景田,似笑非笑。

    古有韩信受胯下之辱,今有楚总蹲这儿,都是能屈能伸的大丈夫啊!

    “萧爷见笑了,这事儿是我错了。”

    楚景田苦笑着,他也不想这样啊,可他是真怕啊!

    因为他想跟萧晨搭线,所以特意了解过萧晨。

    正是因为了解,他才这么怕的!

    他很清楚,甭管他在娱乐圈多牛逼,只要萧晨一句话,他连明天,不,他连今晚的月亮都得见不着!

    明天太阳出来的时候,可能他就飘在龙江上了!

    “行了,坐吧。”

    萧晨指了指沙发,心里也有些无奈,这跟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啊。

    他本以为楚景田会无视他,跟他怼……

    那样的话,他真不介意怼死这家伙,让龙海都知道知道,他萧爷又回来了!

    可现在呢?

    楚景田就差跪他面前了,他还怎么怼!

    “是是是。”

    楚景田忙点头,坐下了,但也没敢坐实了,而是屁股沾着一点边儿。

    “小张,你再去给萧爷和白大少倒杯热茶。”

    “是,楚总。”

    女秘书点点头。

    “换茶归换茶,别去找牧曦雨,她不知道我来,我要给她个惊喜。”

    萧晨扫了眼楚景田,又看着女秘书,淡淡地说道。

    刚才,他看到楚景田给女秘书使眼色了。

    听到萧晨的话,女秘书心中一颤:“萧爷,您放心,我不去,就去给您换茶。”

    “嗯,去吧。”

    萧晨点头。

    “楚总,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儿?”

    “萧爷,我错了。”

    楚景田赶忙道。

    “我来这儿,不是听你说你错了的,我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为什么要为难曦雨。”

    萧晨看着楚景田,说道。

    “楚景田,晨哥给你机会,你别给脸不要脸。”

    白夜冷冷接了一句。

    “……”

    楚景田愣了愣,机会跟脸有什么关系?

    不过,他也稍微镇定了些,看来萧晨确实没想着把他怎么着。

    不然凭萧晨的身份,想弄死他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犯不着跟他废话这么多。

    他想了想,一句话点出了重点:“萧爷,洪立平看上了牧小姐。”

    “嗯?洪立平?他是谁?”

    萧晨愣了一下,这名字……好像在哪听过。

    “卧槽,谁?洪立平?他看上牧女神了?好大的狗胆,连晨哥的女人都敢惦记?”

    白夜瞪眼,拍了桌子。

    “洪立平是谁?”

    萧晨看着白夜,问道。

    “港城的大少,他老子是娱乐巨头洪言良……”

    白夜介绍了几句。

    “哦,是他。”

    听着白夜的介绍,萧晨想起来了。

    他跟洪立平见过面,也是因为牧曦雨,这家伙去找过牧曦雨。

    然后,被他踹了,还让火神断了一只手。

    后来,这家伙身边的人,认出了他,还跑回来跟他认错来着。

    当时洪立平没回来,没想到现在又蹦出来了。

    只不过……这家伙是哪来的胆子,敢再来招惹牧曦雨。

    “晨哥知道?”

    白夜问道。

    “嗯,见过一次。”

    萧晨点头,把当时的事情,简单地说了说。

    “还有这事儿呢?”

    白夜骂了一句。

    “艹,看来他是不长记性啊!”

    “他看上牧曦雨了,你就为难牧曦雨?好歹你也是娱乐巨头之一,为什么听他的?”

    萧晨看着楚景田,问道。

    “牧曦雨给你赚了那么多钱,就因为他看上了,你就停了她的演唱会,停了她的工作?”

    “对啊,你怎么会听他的?”

    白夜也看向楚景田,有些奇怪。

    “按理来说,你跟他老子是一个辈分吧?他得喊你一声叔叔,侄子看好的女人,你这当叔叔的就帮着?”

    听到两人的话,楚景田苦笑:“不是这么简单,其实我母亲是港城人,所以我也算是半个港城人……洪家在港城,可不光是娱乐巨头那么简单,我与他们也算是合作伙伴!就我的公司,他们也有入股在里面。”

    “没那么简单?呵,不就是混黑嘛,有什么。”

    白夜撇撇嘴,很是瞧不上。

    “那么大点的地方,就算他洪家一统了,又能如何?你应该知道三帮吧?晨哥一句话,分分钟过江龙灭了他们。”

    “我被洪家给坑了,只要洪家父子一句话,我在港城所有产业就没了,包括我的这个公司,也得被夺走。”

    楚景田苦笑更浓。

    “在这种情况下,洪立平找到我,说看上了牧曦雨,让我配合他,我也不敢拒绝啊。”

    “你怕洪立平,就不怕我?”

    萧晨声音冷了几分。

    “不不,我当然怕……可您已经跟牧曦雨没了联系,我想着您可能跟她已经没关系了,所以才敢的。”

    楚景田忙摇头。

    “要是知道您和她好好的,就算我一无所有,也不敢做这事儿啊!什么都没了,至少还能活着,是吧?”

    而此时,女秘书也送茶进来了,把茶放下后,没敢离开。

    她怕萧晨和白夜误会什么。

    “也别站着了,坐吧。”

    萧晨对女秘书说了一句。

    “是是,萧爷。”

    女秘书忙点头,在旁边椅子上坐下了。

    “开始的时候,我也担心,没敢过分,只是小小的试探了一下,可始终没见您出来……后来我确定,您已经跟牧小姐不联系了,才按照洪立平说的,推迟了她的演唱会,停了她的工作。”

    楚景田看着萧晨,小心翼翼地说道。

    “其实我也不想啊,牧曦雨是公司的摇钱树,她一人能比得上一百人……”

    “你是怎么知道我和牧曦雨不联系的?”

    萧晨没理会楚景田的装可怜,冷冷问道。

    “她说的?”

    “这个……”

    楚景田迟疑一下。

    “说!”

    萧晨声音更冷。

    “是牧小姐的经纪人跟我说的,她随时向我汇报牧小姐的动向,包括她日常生活等等。”

    楚景田哪敢再迟疑,赶忙说道。

    听到楚景田的话,萧晨神色冷了下来。

    牧曦雨的经纪人?

    张姐!

    以前牧曦雨跟他说过,她经历过闺蜜的背叛,所以对身边的人,都不敢完全信任,哪怕是张姐也如此。

    可说归说,其实牧曦雨还是把张姐当成自己人,当成姐姐一样对待。

    没想到……这个姐姐,这次却出卖了她。

    在萧晨看来,张姐的行为,就是出卖了牧曦雨。

    也是因为张姐不断汇报给楚景田,才让楚景田的胆子越来越大,越来越为难牧曦雨!

    至于张姐是不是还在里面,扮演着其他角色,那就不得而知了。

    “如果我不来,接下来呢?”

    萧晨看着楚景田,问道。

    “就是继续为难牧小姐,让她没什么事情做……洪立平跟我说,让我安排牧小姐去港城参加活动,我给暂时压下来了。”

    楚景田说到这,声音大了些。

    “我知道,只要牧小姐去了港城,那就是落入魔掌……”

    “怎么着,你现在说这个,是在邀功?还是特么的,说你心没黑透,没把牧女神推火坑里去?”

    白夜瞪眼了。

    “不不,我,我就说说。”

    楚景田说到这,想到什么,额头又有点冒冷汗了。

    坏了!

    有个事情,他刚才忘了!

    他余光扫了眼女秘书,犹豫着,还是没敢做什么。

    只希望……还什么都没发生。

    不然怎么交代啊!

    “晨哥,这事儿交给我吧,我会让洪立平那小子,知道怎么做人。”

    白夜没理会楚景田,看向萧晨。

    “等我去找老黄,管他要点人,不用多,五千就行了,带他们杀去港城,给那小子唱一出‘猛龙过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