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说 > 都市小说 > 云安安霍司擎 > 第668章 犯忌
    若不是碍着何老爷子还在这里,只怕都要当场喷笑出声来。

    这位小姐的口才可真是了得,口口声声的像是在夸人,实则已经把何家小姐贬到泥土里去了。

    尤其是那句礼义廉,不就是在说何家小姐无耻吗?

    这位小姐就差没指着何老爷子的鼻子说:你孙女品行败坏,无耻至极。

    我云家不屑要这种儿媳妇,麻烦你们处理下退货以及售后问题吧!

    真是绝了!

    何老爷子的脸色更是阵红阵白的变化,精彩纷呈得不行,却惊人的没有一句反驳的话。

    倒不是因为他认同云安安的话,而是……

    “这位小姐,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云家的什么人,为什么要这么污蔑我,可如果我现在不解释,你这番话传出去以后,叫我以后怎么做人!”

    这时,一声饱含屈辱却又强忍不发的女声忽然传来。

    随后就见穿着碎钻镶边长款纱裙的何相思双眼红红地往何老爷子这边走来。

    云安安细眉蹙了蹙,想到刚才会客室里听到的声音,胃里就一阵翻腾。

    她勉强才没有露出厌恶的神情来,“不知天真烂漫的何小姐有何指教?”

    听到那四个字的形容词何相思就险些咬碎一口银牙。

    这个女人以为她听不出来,她是在嘲讽自己智比三岁小孩吗!?

    何老爷子立即给何相思使了个眼色,让她别说话,然后语气小心地询问云安安:“云小姐,都是相思不懂事,您大人有大量,原谅她的过失吧?”

    何相思睁大了眼睛,爷爷怎么会对这个女人如此卑躬屈膝?

    “爷爷,我原本想给霄亦留最后一些体面,不把事情做的太绝,可现在……我再不说,明天全海城的人都要指着鼻子骂我不尊重长辈,没有教养了!”

    何相思气愤地说完这句话,手指向了会场门口,“爷爷,我已经让人把她带来了!”

    “相思!”何老爷子浑浊的双眼里闪过一丝恨铁不成钢的意味,可惜何相思并没有看见。

    云安安挑眉看向了门口,却见会场里的侍者带着一个身穿白棉裙,身形羸弱,和整个会场格格不入的女孩走向这边。

    云安安眸光在女孩的腹部停顿了片刻,嫣红的唇缓缓抿起。

    就在宾客们的目光纷纷投向那个女孩身上时,何相思语出惊人:“想必大家都还不知道,云霄亦和我有婚约的期间,竟还背着我和别的女人交往!”

    这句话犹如一颗巨石落水,轰然掀起了轩然大波。

    然而这还没完,何相思就指着那个女孩,面色气愤地说:“你们能相信吗?云霄亦身为s大的荣誉教授,不仅和自己的学生交往,甚至还搞大了她的肚子!”

    “我那么喜欢他,可他又是怎么对我的!?”

    一声接着一声控诉,一项接着一项罪名砸落,令众人心头大震,会场的氛围一时死寂无比。

    那可是云霄亦啊。

    海城豪门云家的唯一继承人,光风霁月,君子端方,是多少名媛千金渴求的丈夫人选?

    可这样一个男人,竟犯忌和自己的学生谈恋爱,甚至还……

    这种事简直不堪入耳!

    瞥见众人面露鄙夷的表情,何相思心底无声地笑了声,面上却更加无辜和楚楚可怜地看着垂眸沉思的云安安。

    “如果我为了这个原因和现在身为植物人的云霄亦退婚,让你和云家感到不适,我很抱歉。可这样的男人,我何相思绝对不会要!”

    听见她的话,一些名媛顿时露出了心疼的目光。

    “相思,这不是你的错,你没什么好抱歉的!”

    “就是,云家人是不是神经病啊?先前装晕不退婚就算了,现在还派个莫名其妙的女人来羞辱何小姐,现在被打脸了吧?道歉呢?”

    “我真是醉了,云霄亦这种渣男就该杀千刀的!成植物人都算便宜他了!我呸!”

    “恶心!”

    铺天盖地的指责和谩骂朝云安安涌来,尖锐得仿佛带刺。

    可她却连眉也没皱一下,甚至没搭理惺惺作态的何相思,还有那些一脸义愤填膺的宾客,径直走到那个一直没开过口的白裙女孩面前。

    “你怀孕多久了?”云安安直视着她的眼睛,淡淡问。

    “两、两个月了。”女孩低下头,支支吾吾地回答她。

    何相思见状,立刻走上前去把女孩护在身后,瞪着云安安,“有我在,你休想威胁她!”

    谁知云安安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

    “笑你戏可真多。”云安安红唇弯起,“何小姐,你知道这个女孩怀孕多久了么?”

    何相思冷笑,“两个月,那个时候我和云霄亦正是感情最浓的时候,谁能想到他竟然……”

    “竟然让一个怀孕不到三周的女人,奇迹般的怀了两个多月是么?”云安安唇角的笑意更深,毫无迟疑地击碎了何相思的谎言。

    突如其来的反转让,还在不断辱骂云安安和云家丧心病狂的宾客们纷纷愣住。

    何相思瞪大了双眼,“你、你胡说什么?!难不成我会随便找个女人来污蔑云霄亦?!”

    云安安耸耸肩,将何相思推开,纤指准确地扣住了女孩的手腕。

    女孩怎么也挣脱不开她,急得脸都红了。

    “你怀孕还不到三周,母体不良导致胎气虚弱,且胎位相当不正,宫外孕的几率很高,这个孩子多半保不住。”

    给女孩把完脉,云安安就松了手,笑容很凉,“怎么?污蔑云霄亦还不够,想利用这个孩子栽赃谁呢?”

    是了,今晚可能会来赴宴的,只有云老先生和云家人啊。

    届时不仅云霄亦声名尽毁,云家也要落得个草菅人命的骂名。

    到时候那些对云家虎视眈眈的狼子,还会心慈手软么?

    何相思好深的心计,这是打得一石二鸟的主意呵!

    “你、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污蔑我,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女孩咬着嘴,矢口否认。

    听言,云安安精致的眉眼冷意渐密,“忘了自我介绍,我叫云安安,是帝都云医馆的现任老板。很不巧,略通些医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