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说 > 都市小说 > 医品太子妃 > 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兄弟互搏
    邵洁儿去清郡王府的时候,之间的确是说侧妃,既然这么说了,也是得上皇上认同的,至于之后为什么一直是个没什么名份,也是清郡王那边没人去宗正和亲王那里去说一声。

    皇上已经答应了,宗正那里去备注一声,就算没有正式去宗门祭拜,也已经算是半个侧妃的名份了。

    清郡王府要的就是这个了!

    “王妃……那……那怎么让二小姐走了?”玉洁不解的道,如果主子一定不让二小姐离开,二小姐也走不了的。

    “既便我不让邵洁儿走,等我走后,她也会离开,事情还是会落到我的头上,甚至于邵洁儿还会没命,死无对证。”邵宛如淡淡的道。

    死无对证,因果还是落到自己的身上。

    “可如果是这样,会是谁让二小姐离开的?而且还是王妃离开之后离开的?”青儿想了想道,她考虑事情比一般丫环周全多了。

    “能让邵洁儿离开,又可以控制她离开的方向,往哪里去,最后出事的,其实没几个人。”邵宛如冷声道。

    前后的事情在她在看到莫秋怡的那一刻,就已经想到了。

    樱唇勾了勾,泛起一股子幽寒,既如此,她就顺水推舟,邵洁儿为人刻薄、寡恩,落到眼下这个地步,也是她纠由自取,但要用她暗算自己,要把自己圈在里面,那些人还真的太高看自己了。

    万事俱备,就等着自己这个东风送上门,就算自己这一次不上门,总有理由让自己上门的吧!巧的是,自己和莫秋怡在那里相遇了……

    楚清跟着一个太监身后往宫内行去,原本他下朝要回家了,没想到居然说宫里有人传他。

    一处幽静的宫殿里,楚琉宸看着一步步走近的楚清,目光阴鸷。

    看清楚这里面是楚琉宸,楚清吓了一跳,急忙站住,这两天皇上身子不适,楚琉宸也有几天没上朝了,没想到传他的居然是他。

    稍停之后,又缓步上前,心里惴惴不安。

    “见过宸王。”

    “请坐!”楚琉宸挥了挥手,立时有二个太监端了一把椅子过来,然后束手退在一边。

    楚清不知道楚琉宸找他何事,退到一边之后坐下,神情有些紧张:“宸王找本王有……何事?”

    “没事就不能找你?”楚琉宸似笑非笑的道。

    既便这笑容看起来还算亲和,也让楚清心头一阵发憷,莫名的觉得压力,强扯出一丝笑意,楚清道:“宸王说笑了,我们两个原本……又怎么会觉得这么生份。”

    “听闻你要娶的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王妃?”楚琉宸也没跟她绕,直接开门见山。

    楚清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想了想问道:“是……说秋怡?”

    “本王不知道你说的这个是不是你之前订的那位王妃,原本这事跟本王也没有关系,可你的这位准王妃算计到了本王王妃的身上,就跟本王有关了!”

    “秋怡做了什么?”楚清惊讶的道,他是真不知道。

    “看起来你这个准王妃很能干啊,居然什么也不跟你说,就落成了一件大事!”楚琉宸嘲讽的勾了勾

    削落的唇角,俊美的眼眸挑了挑,透着一股漫不经心。

    莫秋怡能不能干?这是毫无怀疑的,楚清心里也很清楚,这也是她想把正妃之位留给她的一个重要原因,比起玉颜公主,莫秋怡才是那个能震得住自己后宅的女子,也更能让他心无旁骛的做大事。

    既便是玉颜公主会惹事,楚清也不相信莫秋怡会惹事。

    “宸王,本王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楚清用力的挺了挺后背,不愿意在楚琉宸面前太过势弱,两个人是兄弟,又都是丧父的兄弟,凭什么楚琉宸可以强压在自己的头上。

    “清郡王不知道,本王倒是知道的,听闻邵靖的二女儿在你府上是侧妃吧!”楚琉宸漫不经心的道,仿佛没看到楚清脸色变了。

    “不是侧妃,只不过是一个没有名份的姬妾。”楚清冷冷的道,他很不喜欢楚琉宸干预他内院的感觉。

    “清郡王怕是弄错了吧,叔皇最早的时候,不是同意过你让邵洁儿以侧妃的身份,进清郡王府的吗?”楚琉宸饶有兴趣的目光让楚清心头越发的郁结。

    “邵洁儿行为失端庄,并不适合为王府侧妃!之后王府出事,她一个人又私自回府,又怎么能为侧妃!”

    楚清道。

    “不是?”楚琉宸又问道。

    “不是!”楚清肯定的道。

    “你能肯定吗?或者你太妃已经让人改了她的度碟了,叔皇同意的事情,太妃也同意了。”楚琉宸仿佛没看到楚清眼底的怒意又问道。

    “宸王到底是何意,母妃不会做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让邵洁儿成为侧妃。”楚清越发的不耐烦起来。

    母妃那么讨厌邵洁儿,又怎么可能去给她求一个侧妃的名份。

    “宸王,本王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了?邵洁儿这样的人品性低劣、行为不端正,又岂可为侧妃,就算只是普通的妾侍也比她好。”楚清咬牙道,两个人之间的对话一直以楚琉宸为主,楚清甚至觉得有种深深的压迫感,压迫的他喘不过气来。

    抖了抖袖口,把暴着青筋的手掩了下去,他真怕自己一个控制不住和楚琉宸动手。

    深深的呼出一口气,这里是楚琉宸的地盘,他不会也不能在这里动手,但这种憋屈又憋闷的感觉,实在让他难受的很。

    “既如此,和亲王请出来吧!”楚琉宸懒洋洋的笑了,修长的手伸出来拍了拍。

    楚清一愣转过头,看到一边的幔帐后面,胖大的近乎行走困难的和亲王走了出来。

    又有太监送过来一把宽大的椅子,和亲王坐下揉了揉肚子,这一步一摇的还真是吃力,所以说没事的时候他还不如在家躺着,哪里愿意往外跑。

    特别是往皇宫跑,怎么看也不是什么好事。

    “清郡王啊,你府上之前拿了你的名刺过来,说是让本王把邵洁儿记入侧妃的度碟。”老和亲王也没多做解释,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听你方才说,分明是不知道的,那到底是谁拿了你的名刺过来蒙骗本王的。”

    名刺不是贴子,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拿到的。

    “还有这事?”楚清愣了一下,下意识

    的觉得不好。

    “的确有这事,就在前天,清郡王,你府上到底怎么回事?安不安全,一会说是有人要行刺你,一会又说你府上闹鬼,现在好了居然还把你的名刺也偷了出来?名刺这种事情可是要出大事的,送到本王这里也就罢了,如果送到其他王府,说不定还会让人以为你有什么意思1”

    和亲王笑嘻嘻的道,腿动了一下,他太胖了,一直不动也能难受,这椅子不小,可他挤在里面并不觉得大,甚至觉得拥挤的很。

    送到其他的王府?这样的名刺如果丢了,的确会出大事,特别是这种时候,各王府都小心谨慎的很,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惹出大事来,连皇上的几个亲儿子都关起门小心做人,更何况象他这样不得宠的侄子。

    楚清的脸色大变,站起身向和亲王和楚琉宸行了一礼,一揖到底:“和亲王,宸王,本王回去就查清楚此事,一定会给两位王爷一个交待的。”

    说完转身欲走。

    “等一下。”楚琉宸懒洋洋的开口,他修长的手指在桌案上轻轻的敲了敲,以极漫不经心的态度道,“既然邵洁儿不是你的侧妃,本王就向你讨要一个人情,邵洁儿再有不是,也是本王王妃的堂姐,送她远远的离开京城可好!”

    这话听起来象是问话,这行为可是半点也没有问话的意思,更象是在通知他,一个没名份的姬妾而已,的确不是什么大事,可楚清很憋屈,这种憋屈就象是被人狠狠的打了一顿,还按着头让他叫好一样。

    心口闷闷的,眼底阴冷,定了定神,才向楚琉宸点头:“好,一个姬妾罢了,算不得什么大事。”

    说完又向两个人告辞,这一次两个人都没有挡他,看着他急匆匆的离开。

    “宸王,这事算是了了吧?”老和亲王拿帕子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笑着对楚琉宸道。

    “有劳和亲王了!”楚琉宸客气起来。

    “哪里,哪里,这原本就是本王该做的。”和亲王坐立不宁,又动了动,他坐着也极难受,“如果没什么事……”

    “和亲王,皇家的宗嗣有多么重要,不需要本王说吧!”楚琉宸的脸色一板,忽然冷下了脸,他原本看着温和的脸立时露出几分阴鸷,阴冷的盯着和亲王,和亲王仿佛有被强大的肉食动物盯住了的感觉,手抖了抖,才急忙辩解道,“这事真的不怪本王,是清郡王府的这么说的。”

    和亲王心里把楚清骂了个狗血喷头,他是真的莫名其妙被牵扯进来的,也不知道怎么就出了这样的事情,清郡王自己没管理到后院,却把事烧到自己这里来。

    “和亲王觉得这事跟你无关?那待本王见到皇叔之后,跟皇叔细说一番。”楚琉宸冷声道。

    “本王……我……是……这事是本王疏忽了。”和亲王不得不向比他辈份不如的后生认输,心里对楚清越发的愤恨起来。

    自己就想在宗正的位置上养个老,当个无欲无求的闲王怎么了,居然莫名其妙的被扯到这件事情里来。

    “和亲王的疏忽又岂止这一点吧,十几年前的先皇后的事呢?”

    和亲王脸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