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回八零盛世农女 > 246:姐妹情断!
    这一切都是倪烟安排。

    倪烟想用这种低劣的手段,让自己感激她?原谅她?

    真以为自己那么好骗吗?

    她又不是三岁的孩子。

    “我不用你管!”吴颜遇一把推开倪烟,“倪烟,你少在这里假情假意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些什么!你这样是做给谁看!你真是让我恶心!”

    倪烟没有还手,就这么看着吴颜遇,心底涌上一层悲凉。

    救吴颜遇不是意外,不管怎么说,这人都是她的嫡亲妹妹,她无法做到无动于衷,让吴颜遇命丧于此。

    如果说她之前仍旧对这个妹妹存着一丝希望的话,那现在,她对这个妹妹是彻底的失望了。

    莫其深微微皱眉。

    吴颜遇的事情,倪烟在电话里已经跟他说过了。

    虽然早就知道吴颜遇不愿意认倪家,但是他没想到,吴颜遇会这过分。

    刚刚如果不是倪烟的话,她现在不知道被那个小轿车给撞成什么样了,她现在居然这么对待倪烟!

    倪烟看在吴颜遇是她妹妹的份上可以忍,但他忍不了!

    “你以为你是谁?”莫其深一把捏住吴颜遇的手腕,“如果不是烟烟的话,你能有现在这样?狼心狗肺的东西!”

    无论是倪烟,还是倪翠花,都没有这样骂过她,吴颜遇楞了,不可思议的看着莫其深。

    明明她才是被扔掉的那个,她怎么就成了狼心狗肺了呢?

    是倪翠花和倪烟对不起她!

    莫其深有什么资格指责她!

    就因为莫其深是倪烟的男朋友吗?

    因为莫其深是倪烟的男朋友,所以莫其深就可以不分青红皂白吗?

    莫其深神色很冷的看着吴颜遇。

    就连倪烟都没有见过这样的莫其深。

    他薄唇紧抿,冷峻的五官上仿佛被蒙上了一层无法穿透的薄冰,周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暴戾的气息,和平时那副温和的样子大相庭径。

    “吴颜遇,你自己扪心自问,如果不是烟烟的话,你能过得像现在这么舒坦?你们家的房子是烟烟的,你爸的公司是烟烟出钱资助的!就连你这条小命也是烟烟救的!你仔细想想,烟烟救了你几次?你有什么资格在烟烟面前大呼小叫!”

    莫其深生平最讨厌的人,就是的吴颜遇这种不知好歹的人!

    如果吴颜遇不是倪烟的妹妹的话,莫其深可没有这样的好脾气。

    总要给倪烟几分面子的。

    “是她欠我的!”吴颜遇哽咽着出声。

    “烟烟欠你?她欠你什么?身为姐姐,她不欠你任何东西!”莫其深接着道:“真要追究起来,是你欠了烟烟的才对!你自己好好想想,你现在吃的用的穿的,哪一样不是烟烟的?吴颜遇,你要是真的那么有骨气的话,就从今天开始,就不要用烟烟的任何一样东西!”

    没了倪烟的帮助,吴颜遇算什么?

    她连学都上不了!

    “你放心,我以后在不会用倪烟的任何东西!”吴颜遇转头看向倪烟。

    他们都在逼她!

    都在逼她!

    明明错的人就不是她!

    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你最好记住你今天的话!”

    莫其深挥开吴颜遇,一点也没有手下留情,声音更是冷到掉冰渣子。

    吴颜遇因为突如其来的贯力,狠狠的摔在地上,掌心按在地上立刻传来一阵刺骨的疼。

    就在这时,一片浓重的阴影将吴颜遇笼罩住。

    吴颜遇抬头。

    是倪烟。

    她想干什么?

    对自己嘲讽几句?

    吴颜遇咬了咬唇,眼底尽是不甘。

    倪烟居高临下的看着吴颜遇,从手上取下一串白色的珍珠手链。

    “事已至此,你我之间的姐妹情分......也尽了。”

    语落,那串珍珠项链从倪烟的手上滑落至地上。

    “啪——”

    落地线散。

    白色珍珠掉落了一地。

    吴颜遇泪水也在这一瞬间汹涌而至,就如同这些断了线的珠子。

    这串珍珠手链是她用第一个月的工资买来送给倪烟的。

    不贵。

    就五块钱。

    但这中间的意义重大。

    那个时候,她还不知道倪烟是她的姐姐。

    那个时候,她们之间还情同姐妹。

    ......

    上次闹得那么僵,倪烟都没有取下这串手链,可这次......

    吴颜遇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难道是她错了吗?

    可错的人明明就不是她!

    难道被扔掉也是一种错吗?

    “我们走吧。”莫其深牵起倪烟的手,不过转瞬之间,又恢复了那副如沐春风的样子。

    仿佛那个浑身都冒着戾气的人,只是一个错觉一样。

    吴颜遇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好半晌都没有从地上爬起来。

    “倪烟!”吴颜遇扬声大喊,“如果没有郑家的话,你算得了什么?如果被扔掉的人是你的话,现在的我就是你!”

    “你错了。”倪烟微微回眸,“如果没有郑家的话,我依旧是我,如果被扔掉的人是我不是你的话,那你就不一定是你了。”

    倪烟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凭借自己的能力,她从没有依靠过任何人。

    哪怕是上辈子,成为著名企业家的倪总,她都没有靠过谁。

    在她的字典里,就没有靠谁这个词。

    以吴颜遇目前的情况来看,她不一定有倪烟这样的魄力。

    “跟我比,你现在是生活在天堂。”

    跟倪烟相比,吴颜遇简直太幸运了。

    她至少有一对疼爱她的父母,陷于水深火热的时候,还有一个可以保护她的姐姐。

    可她却不懂得珍惜。

    前世,倪烟深陷泥潭的时候,多么希望有个贵人从天而降拉她一把。

    可是没有。

    她用了整整十年时间,才谋来了一个锦绣前程。

    吴颜遇现在没资格说不公平。

    说完这句话,倪烟就挽着莫其深的手走了。

    吴颜遇趴在地上失声痛哭。

    “颜遇?”就在这时,头顶上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

    “姣姣姐?”吴颜遇的声音有些沙哑。

    杜姣姣赶紧把吴颜遇拉起来,“怎么了这是?谁欺负你了?”

    “没有,”吴颜遇胡乱的擦了把眼泪,“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了。”

    慌乱之际,吴颜遇看了眼杜姣姣的身后。

    幸好。

    幸好杜爷不在。

    如果让杜爷看到这么狼狈的自己,她以后就没脸再见他了。

    杜姣姣接着道:“你真的没事吗?对了,我要去找烟烟,你要一起去吗?”

    吴颜遇的神色黯了一瞬,摇摇头,“我还有事就不去了。”

    “哦。”杜姣姣点点头,“不过,你真的没事?”

    瞧见吴颜遇的状态非常不对劲,杜姣姣有些不放心。

    “真的没事,”吴颜遇看向杜姣姣,接着道:“姣姣姐,倪烟那个人表里不一,不值得深交,你要小心些,别被她骗了。”

    说完这句话,吴颜遇就转身走了。

    杜姣姣看着吴颜遇的背影,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这是个什么情况。

    吴颜遇之前和倪烟的关系不是挺好的吗?

    怎么这次,竟然说起了倪烟的不是?

    难道倪烟做出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

    可倪烟也不是那种人啊......

    真是太奇怪了!

    怀着疑惑的心思,杜姣姣继续往前走着。

    吴颜遇回家之后,打算将倪烟给她的东西,全部整理出来,可整理着整理着,她发现,家里的东西几乎都是倪烟送的。

    衣服、复习资料、书包......

    就连房子都是倪烟的。

    看来只能还钱给倪烟了。

    等颜二菊和吴金树回来之后,吴颜遇道:“爸妈,能给我一点钱吗?我要还给倪烟。”

    颜二菊道:“小遇,烟烟是你姐姐!你怎么能连名带姓的叫呢!你什么时候借烟烟钱了?”

    “她不是我姐姐!我今天已经跟她说清楚了,以后咱们家跟她划清界限,我再不会用倪烟一丝一毫的东西!对了,以后咱们家也别住她的房子了,咱们搬走吧!”

    “你疯了啊!”颜二菊皱着眉道:“咱们家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烟烟给的!你以为你能还的清吗?你知道你这样做,多伤人心吗?”

    颜二菊实在是没想到,吴颜遇会变成这样。

    这个女儿变得她都快不认识了。

    明明吴颜遇以前不是这样的。

    吴颜遇反问道:“怎么就还不清了?咱们家的建筑公司现在不是很赚钱吗?把钱还给倪烟不就行了吗?”

    大不了就十倍奉还!

    据她所知,建筑公司每个月能挣好几千,好的时候能挣一万,现在的吴家根本不差钱。

    倪烟虽然给她买了很多东西,东西还不了,还钱就是了。

    也正因为这样,所以吴颜遇在倪烟面前,才那么有底气!

    “如果不是烟烟资助的话,咱家的建筑公司能开得起来吗?”吴金树也听不下去了,“喝水不忘挖井人!小遇,咱们做人得讲良心!”

    还钱很容易,但恩情要怎么还?

    这份情根本还不清。

    如果没有倪烟的指点和帮助,吴金树就算开了建筑公司,也赚不到钱。

    吴颜遇是个老实人,他很有自知之明。

    颜二菊接着道:“你要是真想和烟烟划清界限的话,现在就给吴强的两个孩子当后妈去!然后咱们家在住到那个低矮破旧的房子里去!我看你是好日子过多了,就忘了以前的苦日子了吧!”

    吴颜遇的脑海中‘轰隆’一下。

    她不明白为什么,所有人都要帮倪烟说话。

    连养父母也是一样。

    难道就因为倪烟有钱,所以所有人都要巴结着倪烟吗?

    还是因为她不是他们亲生的,所以他们根本不把自己当回事?

    吴颜遇感觉自己的人生就像是一个笑话。

    一直都活在别人的欺骗之中。

    见吴颜遇这样,颜二菊叹了口气,“小遇啊,你就别犟了,烟烟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姐姐,你应该好好珍惜她,听妈一句劝,姐妹情分只有今生,不会再有来世。”

    “她配做个姐姐吗?为什么你们每个人都偏着她!就因为她有钱,就因为我不是你们亲生的吗?”吴颜遇回头看向颜二菊。

    颜二菊愣住了,眼眶微红的看着吴颜遇。

    她一直拿吴颜遇当亲生女儿,没想到吴颜遇竟然会说出这番话。

    “你说这是什么话!你妈她对你这么好,她什么时候没有拿你当亲生的?”吴金树也被吴颜遇的话气到了。

    “我才是你们的女儿!为什么你们一直要帮倪烟说话?既然你们那么喜欢倪烟,当初为什么要把我捡回来?你们去认倪烟当女儿啊!”

    与其让她承受这些痛苦,还不如当年就让她死了!

    让她活成这样做做什么?

    吴颜遇也是气狠了,只顾自己说得痛快,也没意识到她这番话有多么伤人。

    颜二菊看着吴颜遇,瞬间泪如雨下。

    十七年前吴颜遇被捡回来的时候,才那么一点点大......

    刚出生第一个月的孩子不光吵夜,晚上还要吃好几遍,她没有奶水,大冬天的,她每天晚上要起来喂好几遍,好不容易才把她喂大。

    她做梦也没想到,吴颜遇有一天会责怪自己,当初为什么要把她捡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