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魔之路 > 第274章 洗精伐髓
    与此同时,北河已经来到了天门山另外一端,并踏入了一间名叫四方阁的阁楼。

    这四方阁是一处售卖各种法器的店铺,只是其中的各种法器,大都是凝气期修士用的低阶法器,没有他看得入眼的。

    到了此地后,他目光四下一扫,就看到在阁楼中一个身着红色长袍,身形矮小,头上还扎着一根根花白辫子的老者,正负手而立的站着。

    北河只是略一沉吟,就来到了此人身侧,而后道:“这位前辈暗中传音,不知道是有何事呢。”

    原来此人正是之前在拍卖会场上,跟他竞价争抢那张传送阵图的老者。

    之前此人给他传音,让他到天门会的四方阁,有要事商议一番。此人的态度比较诚恳,加上这四方阁就在街道上,所以北河也不担心此人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因此便答应了。

    他话音落下后,老者转过身来,看着他微微一笑,“老夫吴振子,不知小友如何称呼呢。”

    “晚辈姓北。”北河道。

    “原来是北小友,”吴振子点了点头,北河没有告诉他全名,应该是有所忌惮,对此他也毫不在意,继续开口:“看样子北小友也看出了那阵图的来历吧。”

    北河神色一动,但是他脸上带着面具,此人倒是看不出来,只见他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

    “传送阵这种东西,布置起来极为困难,因为这种空间阵法需要打通空间通道。而想要打通空间通道,只有脱凡期修士才能够做到。所以即便是有阵图,对于我等来说也不过是一纸空谈。”吴振子说出了一句让人莫名所以的话来。

    “那吴前辈找到晚辈的意思是?”北河问道。

    “没什么,老夫在阵法一道上颇有研究,所以看到这传送阵的阵图,自然是欣喜万分的。这里有五千中阶灵石,是小友拍下此物的一半价格,北小友就收下吧,这东西借老夫拓印一份就好。”吴振子道。说完后他取出一只沉甸甸的布袋,看样子其中应该是五十颗高阶灵石。

    “这……”北河有些惊讶,随即他就洒然一笑,“前辈只是想拓印一份,自然没有任何问题,至于灵石的话,就不用了。”

    北河大方的从储物袋中取出了那张传送阵的阵图,并双手奉上。

    之前他还担心会得罪此人,但是眼下有这个机会,只是让此人拓印一份阵图,就能化解两人之间的矛盾,他倒是极为乐意。

    眼看北河如此识趣,吴振子也颇为满意。

    此人笑呵呵的将手中的布袋收了回去,而后接过了北河手中的阵图,开始细看起来。

    在此过程中,他还取出了一枚玉简,不时贴在额头刻画。

    四方阁中的本有一个凝气期的掌柜,但是对于北河两人的举动,此人不敢上前打扰,似乎是提前就收到了吴振子的警告。

    吴振子足足用了一个时辰,才将传送阵极为复杂的阵图,给完完整整的刻画到玉简中。

    “这就多谢了。”只听此人道,说完后他将阵图还给了北河。

    “吴前辈实在是客气。”北河摆了摆手,而后将阵图给收进了储物袋中。

    “你我二人倒是有点缘分,而且看样子北小友平日里也喜欢钻研阵法一道吧。”

    “只是一点兴趣爱好而已,登不上台面的。”北河道。

    对此吴振子倒是不置可否,只听此人道:“这是老夫这些年来在阵法上的一些心得体会,就送与小友了。”

    说着他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捆竹简。

    北河眼中精光一闪,这吴振子可是结丹后期修士,此人在阵法一道上的造诣,必然比他不知高深多少。这东西于他而言,比起之前此人给的五千颗中阶灵石,可要更有价值,于是就听他道:“既如此,那就多谢前辈了。”

    说完后,他双手接过了此人手中的竹简。

    并且在北河抬起头来时,他面前的吴振子竟然已经消失不见了踪影。

    没想到此人说走就走,连招呼都不打一个。

    对此北河有些无语,暗道这些结丹期修士的行事作风,还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他看了看手中的竹简,而后便将此物也给收进了储物袋中,这东西日后有的是时间来慢慢研究。

    北河四下一扫,而后便准备踏出这四方阁。

    “唔!”

    就在这时,他的身躯突然一颤,脸上露出了一抹明显的痛苦之色。

    仅此一瞬,北河就想到了什么,脸色也为之一变。

    他毫不犹豫的踏出了四方阁,快速向着街道的一个方向行去。当北河再度出现时,已经在一间租赁而来的房间中了。

    一踏入房间,北河立刻将禁制开启,只见他身躯一软,栽倒在了地上。浑身上下因为疼痛,更是轻微的抽搐了起来。

    但是北河的反应奇快无比,他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只大的皮袋,一抖之下,一颗颗大小不一的邪皇石哗啦啦地全部抖落了出来,散布在他的四周。一时间一股浓郁的黑烟,就充斥在了房间中。

    北河强忍住体内传来的剧痛,他将身上的长袍还有脸上的面具给摘下,盘膝坐下后,运转了元煞无极身的修炼法决。一时间只见邪皇石散发的黑色烟雾,开始向着他的身躯涌来,并钻入其中。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大股黑色烟雾的侵入下,他的身躯逐渐的发黑。在此期间,北河的身躯更是在不断地轻颤这。

    直至一个时辰过去后,北河整个人已经变得漆黑如墨,就像一尊黑色的雕像。

    至此,他的身躯达到了饱和,终于不再吸收邪皇石散发出来的黑色烟雾。

    这时只见北河的腹部鼓起,长长的吸了一口气。

    下一息,他轻颤的身躯,就开始狂颤起来。

    同时只见北河牙关紧咬,脖子上的青筋都爆了起来,额头上一颗颗豆大的汗珠更是宛如雨下,显然他在承受某种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

    不止如此,这时可以清楚的看到,北河的身躯表面的毛孔中,之前被他吸入体内的一缕缕黑色烟雾,开始钻了出来。过程中还从他的体内,带出了一些肉眼难见的黑色杂质,这些黑色杂质覆盖在了他的身躯表面,变成了一层粘稠之物。

    这其实是一种洗精伐髓的过程。

    当初他的托天神功突破到第五重之后,就立刻开始修炼了元煞无极身此功。

    而修炼此功的第一步,将有一个洗精伐髓的过程,排除体内的杂质,让修士的肉身达到通透,可塑性也将变得更强。

    洗精伐髓共分为七次,每一次都是用邪皇石的邪皇之气来洗涤肉身。另外,洗精伐髓的时间,也不是北河可以选择的,而是当他的身体达到了最合适的程度之后,就会自动进行。

    就如之前,北河还在四方阁中,就感受到了第三次洗精伐髓的到来,于是立刻找了个地方来修炼此功。

    之前他经历过两次洗精伐髓,所以对于步骤和过程都已经极为了解。整个洗精伐髓的过程,只能用痛苦不堪四个字来形容,那种感觉就像是刮骨疗伤,将扎根在身体最深处的顽疾,给扣取下来再排出体外。

    当北河坚持了小半个时辰,他漆黑如墨的身躯,终于恢复了些许肤色,但是整个人看起来依然黑沉。

    以往的那些年中,北河为了修炼托天神功,每隔几日都会浸泡药浴。

    而他在吸收药力修炼托天神功时,多而不少的都会将一些灵药的残留之物给吸入体内。还有就是这些年来他服用粗制滥造的通脉丹,也有一部分的残留药性以及毒性,钻入他的身体。

    虽然他的肉身之力变得极为强悍,但是他体内的杂质,也积累了不少。

    之前两次洗精伐髓,从他体内排出的杂质,让他自己都感觉到了恐怖。

    眼下这是第三次洗精伐髓,他体内依旧有不少的黑色粘稠之物排出来,由此可见当初的他,身躯积累了多少的杂质。

    好在洗精伐髓共有七次,七次洗精伐髓之后,他体内的杂质应该能够彻底被排出来。

    直至大半日过去后,北河体内的邪皇之气,才全部钻出体外,同时带出的杂质在他的身躯表面覆盖了薄薄的一层,散发出了一股难闻的气味。

    盘坐调息了好片刻后,北河睁开了双眼,而后取出了一只天时壶,并向着头顶一倾,甘甜的清泉喷涌而下,将他浇了个通透。

    将身躯清洗一番后,北河感受到体内的法力还有体力消耗了不少,但是他整个人反而有一种轻松。

    那种感觉就像是整个人都变得轻盈了,举手投足间不用费那么大的力气。这自然是因为体内的杂质被排出的原因了。

    北河将身上的水渍震干,将衣衫穿在身上后,便盘坐在了床榻之上,开始恢复起了体内消耗的法力。

    这一次的天门会,他意外收获了一张传送阵的阵图,因此对于接下来结丹期修士的交易会,他更是有着浓烈的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