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说 > 穿越小说 > 慕浅墨景琛 > 第473章 慕浅醉酒
    “这么快就醒了?”

    “一天能睡两个小时就不错了,失眠,每天这个时间都睡不着。”

    她把薄夜当朋友,无话不谈。

    “你一直这样?”

    薄夜从来不知道慕浅还有失眠的情况,“我认识一个很不错的医生,可以介绍给你。”

    “没用的,我看过很多医生,吃了很多药,根本不管用。”

    慕浅不以为意。

    “可你如果一直这样,身体能吃得消?不怕有一天会猝死?”

    他有些担心慕浅的身体情况。

    “死?要死早就死了。离开无名岛之后,我每天最多只有四个小时的睡眠时间,很多时候都是两个小时,还是熬过来了。”

    说着说着,慕浅的思绪也清晰了不少。

    只是头疼的很。

    靠在沙发靠上,她抬眸看着天花板,“薄夜,你说,我现在的意义是什么?我都不知道生活的方向了。最初苟延残喘的活着,为了给慕彦鸣治病,我为墨景琛生孩子,后来出国,等到回来之后遇到墨景琛,又受制于墨垣。

    然后坠入大海,等着醒来之后就在无名岛上,两年半生不如死的魔鬼训练,多少次差点没死在岛上。好容易熬过了,却又是长达一年多的疯狂学习。

    每一天,每一天都累到无法呼吸。我时常在问自己,我活着的意义是什么?为什么身为孤儿,我生活还是那么的糟糕?不应该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吗?

    我很累,很想过简单的生活,比如一个人没事儿旅游,散散心,找一份收入不高却很轻松的工作,那样该多好。”

    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似乎因为醉酒了,显得有些多话。

    薄夜身为男人,但因为家庭条件优越,所以生活并不艰难,但听着她一个女人有这么多的精力,着实很心疼。

    “我一直想问你,你去无名岛是顾轻染送你去的?”

    “呵呵呵,除了他还有谁?”

    提及顾轻染,慕浅心里便只有恨意。

    深深地痛恨那个禽.兽不如的男人。

    “可你知道吗?能进入无名岛需要非常非常高的代价和一定的实力,不是谁都能进去的。”

    薄夜的话惹得慕浅嗤声一笑,“你别告诉我,顾轻染是为我好。只不过想要将我训练成为一颗棋子而已。我啊,命不太好,从小到大渴望被人在意,长大之后就真的被人时时刻刻在意着。像一只飞在天空的风筝,一直被人牵着鼻子走。”

    “你让我调查的事情我调查了。顾轻染的身份没有任何的问题,就是顾家的子嗣,不过据我所知应该是顾家大儿子顾启天的孩子,但是顾启天和妻子早年死了,他一个人被顾家管家带着照顾,在平民学校上学。直到几年后,顾家老爷子顾国坤才将他接回去上学,而后出国。”

    薄夜话语一顿,盘腿敲在沙发上,侧着身子看着慕浅,说道:“顾家人才济济,即便是寻找一枚棋子,也不会找一个人毫无任何关联的人。你,必然有一定的利用价值,或者说你身份背景非常不一般。否则,所有的事情根本说不通。”

    一份分析,夹杂了太多的神秘,让慕浅醉意清醒了大半。

    坐直了身子,不可思议的看着薄夜,瞳孔微缩,“你的意思是……我的身份背景有问题?还是我跟顾家有关系?”

    “我更倾向于第一个选择。我觉得,如果你跟顾家有关系,他顾轻染犯不着对你做那么心狠手辣的事情。”

    上一次慕浅在酒店犯病,痛不欲生的样子他刻骨铭心,无法遗忘。

    “我的身份?”

    慕浅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事情。

    “我觉得你现在应该找一找自己的亲生父母了,或许,很多信息可以从你身上来找。”

    她细细的想着薄夜的话,不无道理。

    在无名岛出现的人,每一个人的身份背景都不一般,只有她是最平凡的人。

    况且顾轻染能自由出入无名岛,就更能说明他的幕后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令人无法想象的地步了。

    若是自己跟顾轻染有任何的血缘关系,顾轻染也不可能对自己下毒。

    甚至屡次都算计她,可谓是卑鄙无耻。

    现在听薄夜这么一分析,慕浅着实想要去找一找田桂芬,查一查自己当年到底是什么情况。

    “不过,我觉得你最好想清楚。有些事情就是个秘密,但也是个导火索,你一旦解开身份之谜,很有可能一切都不会是现在这样的简单了。”

    他一本正经的严肃态度,说的慕浅心里一咯噔。

    忍不住笑了笑,“你别吓唬我了,成吗,我胆小。”

    那些身世之谜她确实没想过,但后来屡次发生在自己身上有太多的事情,不得不让她开始反思自己的身份。

    只是,她很多次不想去面对。

    今儿正好薄夜说了,便也让她更加坚定自己的想法,决定开始着手查一查自己的身份。

    “其实吧,还有个方法。”

    薄夜拍了拍她的肩膀,似笑非笑。

    “什么?”

    慕浅一脸期待的看着他,琢磨着一定有什么出其不意的好方法。

    “跟我啊,我薄夜虽然不是富可敌国,但养你还是可以的。至少可以让你摆脱所有人,让你过上你自己喜欢的生活。只要你愿意。”

    她满脸的期待,在听见薄夜一字一字说完之后,脸色沉了几分。

    “我?你?荒谬。”

    慕浅摇了摇头,止不住一笑。

    “怎么,看不起我?”薄夜倒是被慕浅勾起了兴致。

    至少她没有情绪激动的反驳,说明还是有希望。

    “我刚才已经说了很清楚,简单的生活。就是那种普普通通的人,普普通通的身份和工作,每天早九晚五,晚上一家人可以坐在一起用餐,陪孩子看电视,辅导作业。这,就是我想要的。你……?”

    她摇了摇头,“给不了我。”

    “若我能给,你就敢嫁?”

    薄夜步步紧逼,似乎一定要知道一个答案。

    “别开玩笑了。”

    她起身,去为自己倒了一杯温开水,咕噜噜喝了一口,“不可能,我也没有那个机会。我现在是两个孩子的妈咪,即便是不能跟墨景琛在一起,我也要默默地守护着两个孩子。”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