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说 > 玄幻小说 > 南风辞暮尽缠绵 > 第537章 让她黄泉路上给我作伴
    如果一定要让他们遭遇些什么,她宁愿那个人是她!

    “做什么?”霍榈眯着眼睛,嘴角缓缓勾起一抹冰冷的弧度,“等你的三哥来了,你自然就会知道。”

    ......

    凌晨,山风凌冽,空气里充斥着一股骇人的冷意。

    “嘭”的一声,霍榈甩上车门。

    暂时脱离了傅南霆的追踪之后,霍榈用胶带封住了南慕瓷的嘴巴,绑住她的手,沿着山间的小路,一路粗暴地往山顶的方向拖拽。

    “唔唔唔......放......手......”

    南慕瓷拼命地挣扎着,双腿在地上不断地扑腾着,在一路经过的地方,留下两道明显的划痕。

    不远处有各种车子飞速驶来的声音,随后,刺眼的车灯熄灭,所有人打着灯,循着南慕瓷在地上留下的痕迹,一路往上。

    傅南霆绷着一张脸,眼神森骇恐怖,浑身裹挟着一股肃杀之气。

    在看到地上那些用力挣扎过的痕迹时,男人的眉骨狠狠一跳,猛地转头看向身边的戎贺,冷骇地问道。

    “人到了吗?”

    “已经到了。不过,事情这么突然,如果到时候真的要用极端手段,我怕老太太那边......”

    傅南霆面容阴鸷,眼底是不容改变的冷肃之光,声音更是沉冷如冰。

    “老太太那边,我会去说。一旦有任何威胁到慕慕安全的事情,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我的太太现在是人质,我要她安全无虞地回到我身边!”

    话音落,上方忽然传来手下的声音。

    “找到了,人在山顶!傅少......”

    那人的话还没说完,黑暗里人影一晃,再回头,身边早就没了傅南霆的身影。

    傅南霆第一个到达山顶,借着光,一眼就看到被霍榈五花大绑拖到悬崖边的南慕瓷,心脏瞬间狠狠一缩。

    “慕慕!”

    “唔唔唔!”南慕瓷的脖子上和身上散落着斑斑血迹,批头散发一个劲儿地冲他摇头。

    不要,不要过来!

    那一刻,傅南霆真真动了杀人的心思,猛地迈步上前。

    “别过来!阿衍,你是知道你爸的,再敢往前一步,我让你先给她收尸!”

    傅南霆的步子定在原地,一双嗜血猩红的眸子死死地盯着南慕瓷,盯着她的脚下,唇间一字一顿,狠狠地咬着霍榈的名字。

    “霍榈,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放你走。把她,给我好好还回来。”

    这一刻,傅南霆比谁都怕。

    山顶大风呼啸,他们站着的位置,背后就是悬崖,稍有不慎,随时都可能摔下去粉身碎骨。

    他不在乎一个畜生般的父亲,但他的慕慕,却只有一个。

    霍榈死死地卡住南慕瓷的脖颈,意识已经被逼到几近癫狂的状态,红着眼冷笑出声。

    “阿衍,到了这个地步,你以为我还会在乎自己能不能走掉?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了一个女人,为了一个女人的父亲,几次三番地跟我较劲,甚至不惜毁掉我的一切,值得吗?!”

    傅南霆直直地站着,南慕瓷的身体每摇晃一次,他的心就为之震动一次,连呼吸都慢了半分。

    他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了南慕瓷身上,对霍榈的回答,压根不需要斟酌。

    “值得。比起你和我,南叔更像父亲,我的慕慕,更知道什么是爱。而你......”傅南霆终于抬眼扫向霍榈,声音里满是嘲弄,“这一生,你什么都没活。”

    家人,爱人,甚至是他霍榈自己。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很是无情地总结了霍榈的一生。

    霍榈像是被什么戳中了似的,忽然低下头,意味不明地笑了声,“呵......”

    趁着他分神的片刻,众人迅速往前。

    霍榈却又猛地抬头,赤红着一双眼看着众人,陡然大喊一声,“不想让她死,都别动!”

    他看向傅南霆,忽然冷不丁地出声。

    “你,给我跪下!”

    他的神色忽然变得诡异起来,对着傅南霆扯唇一笑,“给我跪下,我就考虑把她还给你。我要你当着所有人的面儿给我磕头,证明即使你打败了我,也照样也要对我屈膝!”

    南慕瓷心里一揪,白着一张脸对着傅南霆拼命地摇着头。

    “唔唔唔......”

    不要跪!

    这样的男人,即便是自己儿子的跪,他也不配!

    而且霍榈前科累累,恶毒狡诈,即使三哥真的对他跪了,他也未必会真的把她乖乖放回去。

    可下一秒,“扑通”一声,傅南霆毫无犹豫地双膝一屈,对着霍榈跪了下去。

    南慕瓷看着他,眼泪瞬间流了下来。

    傻三哥......

    “给我磕头!”

    傅南霆咬着牙,对他弯下腰,低下头。

    “再磕。”

    南慕瓷泪流满脸,一颗心刀割般疼痛。她从来骄傲的三哥,怎么能对这样一个男人低头下跪......

    一连三个头,霍榈再度开了口。

    “叫我一声爸。”

    谁能想到,霍榈骄傲一生,恶毒一生,最后居然要用逼的,才能让自己的儿子叫上一声爸?

    话出口,霍榈却忽然仰天长笑起来,一双血红的眼睛,死死地看着跪在不远处的傅南霆,眼中疯狂流窜着某种旁人所看不穿的情绪,慢慢地,整个人开始疯狂的颤抖起来。

    彻底疯了。

    他忽然猝不及防地卡住南慕瓷的脖子,冷不防凑到她耳边,意味不明地说道。

    “知道吗,我的儿媳妇?我一开始从国外回来南都,压根就没想过自己还能回去!”

    南慕瓷心口一紧,还没明白他话里的意思,霍榈忽然抬头看向傅南霆洋洋得意地抬了抬下巴。

    “我的傻儿子,你处处赢我,到了最后,还不是要跟我磕头被我骗?”

    傅南霆眼带嗜血猛地抬头,就听到霍榈张扬得意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一早就料到南慕瓷会用自己换别人,一切都是我预谋好的。我今天带她来这里,压根就没打算把她还给你。黄泉路长,你妈和南秉鹤早就走远了,我要拉她南慕瓷给我作伴!”

    “我要我的儿子和我一样,一生有憾!”

    说完,他一把扯住南慕瓷的身体向后,猛地抬起手里的匕首,朝着她狠狠地刺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