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说 > 玄幻小说 > 这个雏田有点冷 > 第二百章 与辉夜摊牌
    秽土二代,秽土四代,全力全速的刺杀手无缚鸡之力的紫苑,只需一刹那的瞬间,就能了结掉她的生命。

    而也就是在这一刹那间,一直在装睡,感知到空间波动的雏田,开启白眼,锁定紫苑,运用空间调换,与紫苑互换了位置,由她来硬接两位秽土火影的袭击。

    “恩?不赖嘛!”扉间诧异,见雏田有白眼,认为是木叶忍者,不禁赞赏道。

    “是!”水门点头,只不过看向雏田的眼神,带着些狐疑。

    雏田用的时空忍术,和他未担任火影之前,遇到的那个奇怪的人很像。

    远在另一处,控制他俩的斑,见一击不成功,就想马上退回来,晚了。

    雏田一瞪眼,空间封印术展开,瞳力如流水,迅速消耗,流失,空间亦是被封锁,飞雷神无法进行空间跳跃。

    无线操控傀儡之法使用,短暂的控住扉间,水门,让他们定在原地一秒,紧接着,查克拉锁链呼啸,缠住两位秽土火影。

    以柔步双狮拳为辅,施展出必中的柔拳法奥义,八卦六十四掌。

    每一掌落下,都会凝聚出一支由轮回眼的外道之力,组成的查克拉棒,刺穿查克拉穴位,封住查克拉。

    齐腰长发飞舞,爆散,同样是具备封住查克拉的兔毛针使出。

    这一切,都只发生在极短的瞬间,待一切完成,雏田呼出一口气。

    “紫苑能预知未来,有她在我身边,便不好杀我,所以要支开她,先把她杀死,没了预知未来,再有什么行动,我也不会知道,有心算无心,成功概率大很多,是这样吗?”

    扉间,水门疑惑,不知道雏田这话什么意思。

    而和十尾是一,困在雏田体内的辉夜,却是明白了,人家早就察觉到了她的存在,只是一直没说,这句话,就是对她说的。

    没有得到回应,雏田不在意,尽管没有直接证据证明辉夜苏醒,辉夜的存在,但有这份怀疑就足够了。

    雏田顺着最初感知到的空间波动看去,捡起地上的不倒翁,打量几眼,手指微微一用力,不倒翁应声破成两半,在这里面,两个飞雷神标记清晰到晃眼。

    “你是怎么做到这些的?居然能控制我身边的人,把这样东西放进来,这么说,我房间里也有类似的玩意儿?”

    “唔,我想想啊,最近一段时间,新放进去的东西,两个花瓶,一幅画,一把扇子,床垫。”

    雏田回到卧室,照着这几样东西做检查。

    在画纸的夹层,中间那一张,有飞雷神标记。

    床垫的底部,有飞雷神标记。

    花瓶的瓶身里,有飞雷神标记。

    叹为观止,忽然,雏田右手捂住小腹,十尾动了,准确的说是辉夜。

    此处无声胜有声,如果说在此之前,雏田还只是怀疑,那么这一刻,她百分百肯定,确定,与十尾是一体的辉夜,其意志苏醒了。

    “奇怪啊。”雏田摩挲下巴,敲打手指。

    “既然你已经苏醒了,那为什么不反抗?不动手?而是要用这种外力的手段,难道,你动不了?”

    辉夜嘴角抽搐。

    雏田笑了,笑的很好看。

    鸭子坐在床头上,到现在还很懵,不晓得咋回事的紫苑,呆呆的看着雏田。

    她在等待雏田解释,可看样子,雏田一直在自言自语,没有和她说话的意思。

    雏田看了眼紫苑,留一道影分身解释,她则是转身退了出去,边走,边用白眼扫视,很快找到了目标,瞳力消耗,用空间调换将目标转移到面前。

    “从什么时候开始来着,我始终感觉到不对劲,貌似,就是从这个生命有了越发成熟的自我意识开始,对不对?”

    其实雏田也不确定,但她就是这样的人,不需要证据,只要怀疑,那就宁可错杀,也不会放过。

    “雏田大人!怎么了?”

    寄宿在阴阳遁造物里的部分辉夜意志感觉到不妙,不安的看着雏田,并往后退。

    “你是我创造,你的生命是我赋予,那我也同样有资格收回,再见。”

    雏田召出一颗求道玉,控制其形态变化,化为一张没有空隙的大网,一把将浮现哀求,恐惧眼神的阴阳遁造物给包了进去。

    皮肉,血骨,统统化为虚无。

    “···”辉夜。

    “还是没话对我说吗?你要沉默到什么时候?”

    辉夜咬牙,狠狠道:“别高兴的太早!你只是我众多后裔里,微不足道的一个,力量不及我一半,迟早有一天,你是我的!”

    这是雏田第一次听到辉夜说话。

    “等真到那一天再说吧,起码现在,我还是我。”

    彼此是天然的敌人,辉夜想要夺取雏田的身体,取而代之,雏田不愿,且也想要镇压辉夜,掌控与辉夜是一体的十尾。

    这就让得双方没有回旋的余地,没有缓和,和平共处的可能。

    只有一方比另一方强大,强的这一方,压制弱的那一方。

    辉夜没再放狠话,雏田也没再多说,话不投机半句多,不可能通过对话,降服对方,一切还是要拿实力来说话。

    从这时起,辉夜正式走上台面,她不用再掩饰自己,可以光明正大的干扰,影响雏田。

    而雏田能做的事情不多,断掉辉夜对外的联系,如此就够了,最起码,她的个人信息,秘密,不会再有外传的可能。

    “吼!”

    恢复了五成的十尾,张牙舞爪,嘶声咆哮,辉夜不管它不愿伤害雏田的本能,强制暴走。

    走没几步的雏田,面容古怪,左边白眼倒映出轮回眼斑纹,用轮回眼的瞳力,去控制,镇压十尾。

    一个让十尾暴走,一个让十尾安静,这让夹在中间的十尾,很是难受。

    走进地下室,没等雏田开口,四代水门抢先道:“那个,麻烦问一下,你认识我的儿子吗?他叫鸣人,请问他现在怎么样了?”

    完整的九尾在斑手上,这让水门忐忑的不行。

    “鸣人?他很好,现在是在休息,要是想见他,最好是能等到明天,反正不差这点时间。”雏田道。

    “真的?”

    看出水门不太相信,雏田就在他眼前,打开黄泉比良坂,另一边是开在了鸣人的房间。

    鼓着鼻涕泡,打着小呼噜,睡姿很糟糕的鸣人,就引入水门的眼帘。

    几乎是一眼看去,水门就知道这是他和玖辛奈的儿子,无他,太像了啊。

    一旁的扉间,努力探头过来,想一探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