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说 > 都市小说 > 温时九傅云祁免费阅读 > 第10章 屋漏偏逢连夜雨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最后直到天黑了,傅江离还是没有出现。

    夏日雷雨来的突然,惊雷落下,把熟睡中的她吓了一跳。

    她猛然惊醒,发现自己不在办公室,而是在车内。

    而下一秒,一个急转弯,她猛地栽在另一个人的怀中。

    小手,好死不死的按在了某个尴尬的位置。

    前面的戚风满怀歉意的说道:“先生,有人突然闯红灯,抱歉。”

    “没事,继续开。”

    他冷沉的回应,随后不善的看向温时九。

    “你摸够了没有,还不把手收回去?”他的声音都沙哑深沉了几分,藏着压抑的欲望。

    她竟然还捏了捏!

    “对……对不起……”

    她面色瞬间通红,猛地抽回手。

    可车子突然颠簸了一下,她还没坐稳,整个人又落在了傅云祁的怀中。

    这次,小手死死地抵在他的胸口,脸……靠的那么近,都能感受到他炙热的呼吸,喷薄在脸上。

    “先生,前面那段路在维修,坑很多,我绕道走吧。”

    “戚风,你的技术下降了,是不是不想开车了?”

    他幽冷的说道。

    前面戚风缩了缩脑袋,他伪装的如此小心,竟然还是被看穿了。

    接下来,路途平坦了许多,她赶紧坐回原位。

    “这是要去哪儿?”

    她不敢直视他的眼睛,紧张无措,手都不知道该放在哪儿。

    “送你回去。”

    “我睡着了,叔叔怎么都不叫醒我?我好……自己上车。”

    “你以为我不想吗?结果你睡得跟猪一样,怎么都叫不醒。无奈之下,我只好亲自动手抱你了,总不能让别的男人抱你吧?”

    傅云祁毒舌的说道。

    戚风听到这话,努力憋着笑。

    事实上,傅云祁根本舍不得叫醒温时九,见她睡得香甜,小心翼翼的抱了起来。

    还怕她冻着,将自己的外套披在她的身上,也遮住了那诱人的春光,轻柔无比的放在车上。

    他可从未见过,先生如此对待一个女人。

    可转眼,言不由衷,男人心啊也是海底针。

    “是,是吗?”她窘迫起来,觉得好丢人,竟然睡得跟猪一样。

    “那……那真的是辛苦叔叔了,下次我一定注意。”

    “你该减肥了,太沉了。”

    她闻言,气得说不出话来。

    一六二的个头,九十二斤,已经偏瘦了,他竟然觉得沉?

    但她不敢反驳,叔叔说什么就是什么咯!

    “是是是,我下次一定减肥。”

    “嗯,这还差不多。”他淡淡的回应,嘴角却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有些……暖心。

    她很快就回到家中,也松了一口气,爷爷说这是最后一次,以后她再也不用主动去找傅江离,去讨一个男人的欢心。

    她将衣服换下,正在洗澡,突然没水了。

    她明明刚交了水电费。

    她随便披上睡衣出去,发现厨房水管爆裂,都溢到了客厅。

    她急急忙忙去修水管,结果屋漏偏逢连夜雨,家里停电了。

    她泡在水里,狼狈不堪,给物业打电话。

    物业根本不管,说太晚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她只好自己来,去找工具的时候,因为黑灯瞎火看不清路,也不知道撞到了哪里,膝盖磕破,脚踝红肿,每走一步都疼得钻心。

    她怎么这么倒霉?

    她艰难的来到卧室,想要打电话求助。

    可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打给谁?

    最好的闺蜜现在在国外参加一个秀展,不在国内。

    给温家打电话,温家人根本不管她的死活。

    那……

    她犹豫再三,给傅江离打电话。

    此刻,傅江离正在傅云祁那儿,看到来电显示微微挑眉:“叔,是小婶婶给我打电话哎。”

    傅云祁闻言,微微眯眸,没有回应。

    他接听,语气顾姨佯装不善:“干嘛?”

    “那个……我家里水管裂了,还停电,我也受伤了,行动不便,你能不能给我找个修理工……我实在没办法了,我不知道该怎么找,物业也不管我……”

    “关我屁事?”

    随即,他挂断电话,盯着傅云祁的脸色,道:“叔,小婶婶好惨啊,你要不要?”

    “现在,她是你媳妇,我去合适吗?”

    “哎,那她只能在家里泡着了。这下雨天电闪雷鸣,家里停电漏水,人还受伤了,也不知道伤的重不重。要是耽误了医治……”

    他的话还没说完,傅云祁已经起身,直接拿起外套出了门。

    傅江离得意的笑着,如果他们真的在一起了,他绝对是头等功臣。

    “戚风,你看我长得像红娘吗?”

    “像,像极了当初给崔莺莺和张生牵桥搭线的红娘!”

    “嘻嘻,说不定以后我还能搞搞婚姻事务所。去,叫医生来,有备无患。”

    他支开了戚风,然后悄默默的去了厨房,备下了一点东西。

    ……

    温时九坐在床上,浑身湿透,膝盖和脚踝隐隐作痛。

    眼泪不争气的落了下来,在这个城市孤立无援,明明是有家人有丈夫的,可为什么还这样孤独。

    她那么费尽心思的活下去,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妈妈用生命救下了自己,可她却那么不争气,难道妈妈就希望她这样卑微屈辱的活着吗?

    她妈妈未婚先孕,不知道生父是谁。

    外公知道妈妈怀孕后,气得生病,很快就离开人世。

    所有人都说,是妈妈把外公气死的。

    后来妈妈生下自己,怕她遭人闲话,所以托付给了出嫁的小姨。

    她不是温家的女儿,她是表侄女。

    不久后,妈妈在一场车祸中丧生,大火烧过来的时候,她紧紧地抱住了自己,严严实实。

    车子和人都烧得不成样子,只有她没有事,只是浓烟呛入肺中,昏迷了几天。

    再次醒来的时候,温家已经将母亲的身后事办妥了,小姨也顺理成章的接手了妈妈的公司。

    那公司,是外公留给妈妈的,因为妈妈去世,小姨成了监护人。

    渐渐地,那些产业都成了温家的,想要再拿回来已经是不可能的。

    温家并没有因为这些对她有多好,相反还各种刁难。

    外人只知道温时宁秀外慧中,是京都大家闺秀的典范,而她是最不起眼的二小姐,可有可无的那一种。

    明明活的那么累,为什么还要继续,一直都是温家的利用工具,只等着她成年,把她出嫁谋利。

    她不想死,就因为她的命是妈妈拼死护下来的。

    可现在她竟然有些迷茫了,这样活着,是妈妈想要看到的吗?

    黑暗中,脚下全都是水,已经蔓延到屋内了。

    冷风肆意的从窗户吹进来,她已经懒得关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坐了多久,直到……有人闯了进来,刺目的灯光照耀在她脸上,让她有些恍惚。

    傅云祁看到她苍白的小脸,心脏狠狠一颤,这一屋子的水都可以养鱼了,她也不知道去门口躲一躲,竟然还傻乎乎的待在屋内。

    “叔叔……”

    在她最绝望痛苦的时候,没想到来的人竟然是傅云祁,她是错觉吗?

    头疼了起来,她再也撑不住,晕了过去。

    她浑身湿漉漉,又坐在风口里,身子早已冰凉。

    可那额头却滚烫的吓人。

    傅云祁的出现,就像是压垮神经的最后一根稻草,她再也强撑不住,晕了过去。

    他箭步上前,她稳稳地落在他的怀中。

    他立刻将她打横抱起,将她带回了别墅。

    傅江离躲起来,怕被温时九瞧见。

    他拉住佣人,将加了料的茶递了过去。

    “把这个茶,等会端给你家先生喝了,事成的话少不了你的好处。”

    “这茶……是什么?”

    “都是男人,你懂得!

    傅江离贼笑道,然后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