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说 > 科幻小说 > 医道无双 > 第2019章 青湄姐住院
    陈紫灵苦练了几天,可算是累得不轻。

    这天,陈飞专门给陈紫灵放了一天假,并将朋友们约出来,大家好好的聚一聚。

    之所以这么做,一来是可以让陈紫灵休息一下,二来是经过陈飞的“白露为霜”的治疗,在休养了几日,洛风彻底的苏醒了过来,现在已经能下地走路了。

    作为朋友,大家聚一聚,一起庆祝一番,也是自然的事情。

    聚会没有去外面的酒店,就在家中的别墅后院弄了个烧烤自助餐,也更加方便熟人相聚。

    不到傍晚,朋友们陆续来了。陈飞一个个热情的迎接问候,招呼大家去后院。

    傍晚六点半,太阳完全落山了,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陈飞看了看在后院中聊天吃喝的朋友,感到一阵安宁和欣喜。

    不过,忙碌之间,陈飞忽然发现,俞青湄还没来。

    “青湄姐不会这么忙吧?都提前通知了,今天还忙到这么晚!”陈飞心中暗想着,随即掏出手机,拨通了俞青湄的电话。

    不过,一阵嘟嘟的提示音之后,显示对面的手机关机了。

    这下,陈飞不由得皱起了眉头,“青湄姐工作忙碌,业务不少,几乎从来不会关机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翻找了一番,陈飞找出了青梅珠宝公司的公司号码,将电话打了过去。

    电话响了好一阵子,当陈飞都忍不住要挂断的时候,那边终于接通了。

    “是青梅珠宝公司吗?”陈飞开口道。

    而对面一听这话,马上出声道:“对不起,今天我们公司歇业,如果有事,麻烦等几天再联系我们。”

    “歇业?”陈飞一听,心中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来,马上出声道,“我不是客户,我是陈飞,你们俞总的朋友。”

    “陈飞,陈先生,陈大师!”对面的工作人员显然是知道陈飞的,听到陈飞自报家门,不由得惊呼了起来。

    陈飞问道:“我打了你们俞总的手机,她关机了。你们知道俞总去哪了?或者,有人能联系上她吗?”

    “陈先生,你不知道吗?俞总她住院了。”工作人员道。

    “什么,住院?这是怎么回事?”陈飞面色一沉,急忙出声问道。

    工作人员道:“陈先生,刚才有人来店里闹事,将我们店砸了,还把俞总打伤了。俞总去了医院,我们在店里处理剩下的事情。”

    “闹事,砸店,这是怎么回事?”陈飞很是惊讶,但马上又道,“青湄姐在哪家医院,我现在就过去。”

    工作人员听出了陈飞的焦急,马上说明了医院名称。

    陈飞挂断电话,看向众人,出声道:“各位,我有事要出去一趟,你们自己吃好喝好了。”

    说完,陈飞急匆匆的就要离开。

    陈紫灵看出了主角的异常,急忙凑够来,担心的问道:“哥,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我和你一起去?”

    陈飞摇摇头道:“青湄姐住院了,具体情况还不知道,但应该不是什么大事。我一个人去就够了,你在家陪好大家,这就是你的任务,明白吗?”

    “呃——明白!”陈紫灵点了点头,“哥,有需要我帮助的话,随时打电话给我。”

    “放心吧,你哥不能解决的事情,还没几件。”陈飞笑着揉了揉陈紫灵的脑袋,随即快步离开。

    驱车,陈飞飞快的赶到了俞青湄所在的医院。

    直接来到病房,陈飞推门而入,一眼就看到了躺在病床上,脸上打着绷带的俞青湄。

    “谁——”俞青湄也察觉到动静,有些费力的扭过头,朝门口看了过来。

    陈飞见状,赶忙踏步过去,蹲在病床边沿,柔声道:“青湄姐,是我。”

    “陈飞,你,你来了!”看到来人是陈飞,俞青湄嘴角露出一抹微笑,随即道,“阿飞,对不起了,不能参加你的聚会了。”

    “青湄姐,这不要紧。你,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陈飞看着鼻青脸肿,双臂都打着石膏的俞青湄,一阵心疼和愤怒。

    俞青湄动了动身体,想要说什么,但似乎牵动了伤口,一下疼得龇牙咧嘴,面色大变。

    见状,陈飞连忙道:“青湄姐,你不要动。事情先不说,我先给你治伤。”

    “我,我没什么大事,阿飞你——”俞青湄还想说什么,但陈飞已经开始准备设备,运转真元,动手为俞青湄治了起来。

    关好房门,陈飞轻轻掀开病床上的被子,然后看向俞青湄,柔声道:“青湄姐,我要解开你的衣服了。”

    俞青湄脸上染上一抹红晕,轻轻的点了点头,出声道:“嗯!”

    随即,陈飞动作轻柔无比,一点点的将俞青湄身上的衣服解开。

    随着衣物的脱离,俞青湄的身体一点点呈现在陈飞面前。

    但此刻的陈飞,却没有一点的旑念,反而目光泛红,眼中燃烧着愤怒的火光。

    因为,俞青湄原本白净光洁的肌肤,此刻却是一片狼藉,一片片青红色的淤青,还有利刃划开的伤口,将俞青湄的身体摧残得不成样子。

    忍住心中爆发的冲动,陈飞深深吸了口气,对俞青湄道:“青湄姐,我开始治疗了,或许有点痛,你稍微忍耐一下。”

    “嗯!”俞青湄轻轻应了一声。

    随即,陈飞双手动作了起来,真元气息注入到俞青湄体内,开始一点点的温养俞青湄的伤势。

    而越是深入的治疗,陈飞心中的怒火越来越旺。因为,俞青湄的伤势比外表看上去的还要严重,骨折、内脏出血,甚至一片锋利的玻璃,在俞青湄胸口划开了一个口子,距离心脏也没多远。

    若是稍不幸运,玻璃刺破心脏的话,就算陈飞医术再高超,恐怕也无能为力了。

    就这样,花了足足五六个小时的时间,陈飞总算是将俞青湄身体各处的伤势全都治疗了一遍,也让俞青湄的身体状况稳定了下来。

    而且,这还要庆幸陈飞最近炼化了白露灯心草,习得了“白露为霜”,否则的话,治疗起来只会更加困难。也由此可见对方出手的凶悍和歹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