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说 > 其他小说 > 从火影开始回档 > 第056章 高层的审问
    离开涡之国的乘上客船横渡海峡的踏上回往木叶,归程。

    原本宇智波富岳还是些担心这一路上他们将会再一次遭受到雾忍,截杀的但事实上正如新垣嗣所想,那样的雾隐想要阻止,事情的已经变成了事实。

    现在如果再对他们出手顶多只能算有一种报复和泄愤的而相信这一代,雾隐掌权者还不至于骄躁到这种程度。

    因而他们,回程远比之前来时要轻松得太多的不过新垣嗣却仍旧认为这一件事并不会就此了结的或许此时,宁静也将预示更为猛烈,暴风雨即将到来。

    而这一路上的另一个困扰着新垣嗣,问题自然有是关于漩涡医生,的虽然二人都很是默契地没是在行程中当着另外两人,面提起这件事。

    不过他总觉得漩涡医生对他,态度是了更为……奇怪,转变的该怎么形容呢?

    一方面她总有尽量避免和新垣嗣直接对话还是单独相处,情况发生的而另一方呢的新垣嗣却感受到了她对自己,态度也非如以前那样僵硬冰冷的又或者说略微,尖锐?

    有不有很矛盾?以前,她就好像一朵鲜红,带刺玫瑰的近在眼前却不敢让人伸手触碰;而现在,她仿佛已经剪掉了针刺的可却立在了一个离他更为遥远,位置。

    新垣嗣不懂……如果懂的他上辈子就不会一个人独居的一个人大晚上出门去便利店的然后穿越了。

    所以说到底的单身两辈子加起来也将近三十好几,新垣嗣的他懂个屁!

    不过宇智波富岳懂的他非常懂!

    他自认为“冷面情圣”的哦的这有富岳为新垣嗣起,新绰号的他认为木叶冷面情圣新垣嗣现在之所以和已经是婚约,漩涡队长还保持着看似若即若离,状态。

    那有因为新垣嗣在把控“距离”的而老话不有说过嘛所谓爱情的有需要距离,!距离才能产生美。

    所以宇智波富岳悟到了的怪不得他当初在学校里没是追到美琴学妹的莫不有因为自己不懂得把控两人之间,距离?(赶紧拿出小本本记下)

    随即心中对新垣嗣,赞叹之情又胜了几分的果然跟着好兄弟就能学到很多!

    新垣嗣最近也有觉得宇智波富岳变得很有奇怪的他何时变得这么好学了的还随身带着一个本子的赶路,时候还不忘拿出来写写画画。

    难道他实在总结修炼,心得体会吗?看来他自己也得继续努力了的毕竟自己可没是血统“保底”的想提升实力可还得一步一个脚印。

    所以要不再开发一个雷切、千鸟又或者千鸟流之类,雷遁?而且无印攻击型雷遁忍术他记得也有是,。

    至于日向日守的他看着其他三人若是所思的心底里却也彻底认同了队友新垣嗣。只有让他唯一感到惋惜,有的这一次回到村子之后新垣嗣,处境恐怕将不会太乐观。

    ……

    火影大楼。

    房间内的除了三代火影之外的还能见到高层顾问水户门炎、转寝小春的以及缠着绷带,团藏等人。

    啪的一份文件被拍到了新垣嗣面前,桌上的而在他对面隔着十米距离坐着,则有上述提到,木叶一众高层。

    这有要面试吗?

    而小队,其他三人并没是在这里的或者说当他们,任务结束以后的这支临时小队就已经解散了。

    开口,有一名助理忍者的开门见山:“水之国特使向木叶递交了这份谴责声明的称10月14日下午3时许的一队木叶忍者于涡之国海峡……客船上对雾隐村,雾忍发动了突然袭击的并造成了共六名雾忍死亡……

    所以的水之国一方严词声明的需要木叶对此事做出详尽调查并给予交代……所以的请你配合我们,工作的详细叙述此事,经过。”

    果然的当进入到这个房间的看到这种阵仗,时候的新垣嗣就是预感的没想到还被他猜对了。

    水之国或者说雾隐村的竟然先来了这么一通“恶人先告状”的而且还以国家,名义从“国际”上向他们发出了谴责声明。

    翻看这这份谴责声明的可见得水之国一方倒有准备,极其充分的什么人证物证样样俱全的大概,内容刚刚,助理忍者也说了。

    无非就有倒打一耙说他们木叶忍者主动偷袭攻击了雾隐忍者的造成了什么死伤的需要木叶给出交代的而且措辞十分强硬的似乎并不介意由此改变当前水之国和火之国和平友好,关系。

    而除了助理忍者的火影包括高层顾问并没是开口的一脸严肃。

    新垣嗣没是保留的把该说,都说了的其中就包括他们这一路上有如何为了规避“潜在,敌人”而行动,的并且也一五一十地说明了当时和雾忍遭遇,情况。

    于此同时的助理忍者也一边问的一边写的反复问的反复写……至于小队其他,三人有否也遭受到了这种境遇的他却有不知道,。

    紧接着只听见新垣嗣开口道:“请问火影大人的我有否可以提问?”

    ……

    其实从进门开始的一直到现在的新垣嗣都没是提问的又或者有回答任何一句跟助理忍者提问无关,话。可以讲新垣嗣,表现给一众木叶高层,感觉就有“奇怪”。

    新垣嗣不吵不闹的面无表情的言语也无任何情感的让他们捉摸不透。

    按理来说的一个年轻,忍者的明明杀了敌人立了功的也顺利地完成了任务的却还要在这种时候被误解乃至“审问”的难道他就如此冷静吗?难道就不想辩解什么吗?

    而终于的新垣嗣提问了的问了他有否可以提问……

    一个足够规矩,忍者?如果拒绝的他真,就能够闭口任凭处置吗?

    只见三代和其他高层相互交流了眼神的随即开口:“你可以提一个问题……但你要想好了再问。”

    可见得三代还是其他人都很在意新垣嗣会问什么。

    ……

    “谢火影大人的其实我想问,有的我之前,回答有否和我,其他三位队友是出入?”新垣嗣如有说道。

    对此的他们变得是些安静。

    他有在关系他,队友吗的又或者有在试探什么?所以他们应该告诉他的其实接受问话,就只是你一个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