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小说 > 其他小说 > 从火影开始回档 > 第072章 水野的心意
    水野阳菜对于新垣嗣来说是美好、特别的,她代表了忍校时期那个平静、和平且又能让年轻忍者对未来充满无限幻想的美好时代。

    新垣嗣也从未否认过对于她的好感,特别是在忍校毕业之后能被分配到同一个下忍班级,这对于他来说便是足够的幸运。

    只是,那时候的新垣嗣并不出彩,在一众年轻的在校预备役忍者中他就像一个默默无名的旁观者一般。

    见证着天才的诞生,旁观着天才的成长,也目送着他们毕业离去。

    水野阳菜是同届生中为数不多的相貌足够出众,性格也十分可爱的异性,在平民忍者中几乎没有哪个男生能够无视她。

    就如同岩间康平这样的容易被还处在萌芽阶段的情感冲昏头脑的蠢蛋一样,毫不懂得去掩饰自己爱意的家伙并不少。

    嗯,那时候无论生田透真、岩间康平又或者水野阳菜,他们并没有和新垣嗣在一个班级。

    新垣嗣也只能是在室外的体术课程上才会偶尔遇上水野阳菜,而那种感觉就像是上辈子还在上初中、高中时某一节体育课遇到了隔壁班的班花。

    但是呢他并不会轻易将这种感情释放或者流露,包括很多情感,或许这也是他在忍校数年间朋友很少的缘故吧。

    只是现在,那份美好已经与自己相隔如同无数年般的遥远;

    然而现在,这份美好却又这么靠在他的身边,握住了他的手。

    ……

    就在新垣嗣从沉睡中苏醒后的一个星期,具体他却已经不记得准确时间了,应该是午后吧,在樱花树下樱花坠落的那个瞬间,水野阳菜向他告白了。

    尽管新垣嗣到那时候为止都还一直以为,水野阳菜喜欢的人是他们第九班的队长生田透真。

    他问她为什么,她只是说她喜欢他而已,所以开口。

    新垣嗣问她,难道是因为生田透真阵亡离去的缘故吗?可是水野阳菜却告诉他,她一直喜欢人不是别人,正是他新垣嗣。

    “为什么会是我?”这一刻,很遗憾他的内心却感受不到太多快乐,也没有任何悸动,不知道为什么。

    而水野阳菜却含着泪告诉他,她不想再失去他了。

    然后,水野阳菜开始对他慢慢叙述起她自己的忍校时代。

    她说不知道是哪一天,她陡然间发现了阳光下站在训练场旁的一群人中最特别的新垣嗣,新垣嗣的笑容很特别,在一种吵吵闹闹的人群中,却给人很安静的感觉。

    她说那个时候他们还遥遥相视对望了一眼,只是新垣嗣说却已经不记得了。

    她并没有在意,继续说道,从那以后她却开始一点点期待能再一次在体术课上见到新垣嗣同学,偷偷看他训练的样子,悄悄看他一个人静坐在树下的模样……

    最后,在忍校毕业的那一天,她很快乐能够和新垣嗣成为队友。而她在说这些话时,眼中闪烁着动人的幸福的色彩。

    是啊,水野阳菜,忍校时代的美好向自己告白了,这一刻他突然觉得这份美好离自己这么近,触手可及。

    明明是所有人都渴望拥有的美好,可这份美好却如同单独为自己而存在的一样,她说她一直喜欢的就是自己,所以人生还能拥有比这更幸福的事情吗?

    暗恋的人也一直喜欢自己。

    可是,明明应该是快乐还有幸福的时刻,新垣嗣空空荡荡的胸膛中竟然并没有感受到一丝的温暖。

    这是为什么?他甚至开始怀疑,水野阳菜所说的那个人真的是他新垣嗣吗?

    他不应该去怀疑的,要知道这数个月以来,不正是她一直照顾躺在病床上半死不活的自己的吗,而如果这还不是爱的话,她又何苦为自己做这么多呢?

    新垣嗣动摇了,这一刻他很想放下一切,很想放下所有,就和这么一个爱自己的人一同生活在这个地方,这么一个小小的村子,不再去管其他任何。

    再过几年他们就能结婚,阳菜在今后一定会成为一名好妻子,他们或许会生最少两个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

    而相信以他的才能,学会空间卷轴的制作方法也不会需要太久,到时候即使不作为忍者也足以让他们一家衣食无忧,过上温饱皆足的日子。

    所以像一个平凡人一样生活,然后再像一个平凡人一样死去,过完这一辈吧,和她就这么过完一辈子吧!

    ……

    可是,那么一点点才浮现的温暖却被冰冷的胸口吞噬得干干净净!

    胸口的刺痛仿佛在告诉他:“你,新垣嗣,配吗?”

    这是他醒来后短暂出现的昏迷状态,仅仅数十分钟后便醒了过来,他看着牵着他的手的水野阳菜眼角还挂着泪珠,可是他却知道自己始终没有答应她的告白,尽管之后她也再没有提这件事。

    她只是习以为常地照顾他,待在他的左右,有时帮他整理满头的白色发丝,用一根红色的发带扎起。

    有时又会主动牵着他的手,然后看着他银色的瞳眸打趣说,现在的嗣君比身为女生的她还要好看。

    他报以微笑。

    只是,这样不够真切的日子最后也终被现实打破。

    新垣嗣康复出院,三代火影传召。

    而听到这个消息后,水野阳菜的脸上失去了微笑,流露的只有一种无措的却被她掩藏得很好的惊惶。

    ……

    面见三代火影,以及高层顾问,团藏也在场。

    火影并没有如同往常一样开口,他的脸上充满着严肃和冷漠。而新垣嗣也接过了团藏交给助理的那一份纸质文件,所以是任务吗?

    不,并不是任务。

    而是一份关于水野阳菜的“忍者评估”,其中记述了年底时,新编第九班在战场上的遭遇。

    也是这场战斗,夺去了生田透真和另一名队员的性命,活下来的是水野阳菜和岩间康平。

    而据文件记述,当时在尸体堆中找到他们二人时已经奄奄一息,生命迹象极其微弱……尽管水野阳菜并无明显外伤,可最后却被医疗部评定为“精神遭到重创,再无法上战场作战或执行对敌任务。”